纪事2008.5.17

知道么,昨天我们拍毕业照了。一直进行着憧憬未来的大学生活早已画上了句号。人们问我工作了么,我说没。似乎我永远都无奈跟在人家后面。几个人没去照,晚上却意外地发现有个人并不是有意不去。他说的几个字让我回到寝室后几乎失去自我。我不能原谅自己,作为班长,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还有人没通知到。我没有理由强怪身边的人,一直以来我忽视太多,包括家人。

大学里,每当独自从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的路途中,迎着风总是问,有我值得骄傲吗,有可以让自己值得笑的吗,有我一点点的小成就么?你看着别人一步步地踏着往前走,坚实平稳。我怕了。还没到目的地,天黑了。于是开始游离,吊儿郎当。

我不会后悔,因为后悔意味余生要忏悔中度过。

起来时,好几次了,我照着书中写的,每次列出三点自己认为的优点。不知道我现在这还算个优点么。从前的你,总是一早到晚地在汽车修理站里、摩托车修理店门口看师傅修理发动机,那是小学时的我赫,一见到有辆后轮驱动的柴油拖拉机时,就蹲着从各个角瞄上半天,以致朋友总说我要立志当一名科学研究专家、发明家。还记得有次非要嚷着叔叔让我亲手来摇动柴油机,结果放油不到位汽缸没发动,钢轮带动摇柄反转,强大的反作用力将我头磕在油箱上,大牙松动

后来没事就在家,总是尝试着动手做各种电动轮船,电动直升机,电动货车。幼稚地拿小货车来一根根把柴棍装运到厨房;直升机却因为少个螺旋桨刚离地面就打转。

会修很多东西,会做很多木工,,课堂小制作精致得老师直夸,自命比其他人脑袋机灵。

…………可是,小时候的我那样,现在的我不是了啊。

初中因为体验了三年苦,人瘦了。除了在学校便是在田地,记得亲爱的班长和好同学几次来找我玩,却总是在几里外的田地里找到,我想、可没机会跟他们玩。三年是劳累的,埋怨的。但我也感谢外公外婆,让我有了更加丰富的经历和生活经验。

我想我是不是苦出生,看到很多浙江企业的总裁收纳学徒,前提要求便是“苦出生”,我笑然,至少我还有能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一处。小时候我最大的梦想,便是什么时候能住上水泥地砖墙的房子。陪着我长大的是间爸搭的茅草屋,地面是凹凸的泥土,下雨漏水,夏天屋里偶还会遇到有条大蛇游过,或是只在电视剧白娘子里见过的红褐色大蜈蚣。

贵峰突然又来喊我“美声”,高中毕业后只有他还在叫我“美声”。也许很多人不记得了吧。知道么,大学里我不叫美声,也没大众化的绰号。什么都不突出,还挂一门课。没有像小学初中高中那样总有很喜爱我的老师。是啊,人长大了,好像不需要人来爱。

要我说缺点,我说算了吧。说多了大家都会怕。

那以后怎么办,有什么打算。我会做我能尽到的努力来给彻底离开学校生活的我一个能接受的交代,虽然不能像长今那样,至少无论如何要吃饱健康地活下去啊。

走出了大学,也许不会再写与小时候相关的回忆文字了,即使日记。不能活在回忆中。当一早醒来时,我想更多的应该是展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