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签字不手术,孕妇之死折射人道缺失

当笔者看到北大法学院某位教授以“涉嫌过失杀人”为由给“冷血”丈夫肖志军定罪时,不禁为已是后悔而又悲愤的肖志军本人以极大的同情,然而在人们眼睁睁看着死去的母子两人尸骨未寒,九泉之下又会作何判断,能原谅这个“固执”的丈夫么?

新浪在对此次事件的调查中显示,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选择认为肖志军应该对孕妇和未出世孩子的死负责,百分之二十的网友认为主要责任在于医院、医师以及目前的医疗制度。肖志军本人在死者母亲的痛打后,也在这百分之七十的绝大多数人的谴责、声讨中付出了代价。争论还在继续,丈夫仍然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坚持要将妻子尸身带回湖南老家,并称要将医院告上法院,“给妻子一个交待”。

李丽云的死,究竟该是谁之过?

据报道,孕妇李丽云在三个小时的急救过程中先后四次停止心跳,生命迹象微弱。在没有征得丈夫签字的情况下,医院“请示”各级领导,领导再“请示”上级。最终孕妇还是在“如果家属不签字,不得进行手术”的指示中悄声地命赴黄泉。而医生面对这样的指示和规定,也手足无措。

人们拿出《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指出医院已经作了最大努力,完全按照法律规章执行,在此案中没有任何过失。家属的拒绝签字,是直接导致孕妇死亡的原因。

而对于目前该医疗管理制度,有人则提出疑问。新浪转载红网的评论认为:“让患者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就是典型的“霸王条款”。按卫生部门的说法,签字是让患者选择,而选择的条件必须是两个以上,而“手术同意书”显然不是“选择”而是“决定”。我个人认为,医院让患者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应该是对病情和治疗方案知情的一种认可,需要如何治疗应该由医生说了算,而不是让患者来决定是否动手术。……由是观之,逼迫患者或家属在手术前签字,无疑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同时在我看来,目前医院的“手术同意书”签字制度是导致在此类事件中医生表现“无能为力”的直接枷锁。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当一个活生生的人躺在你面前奄奄一息将要死去,而你又不去救他时,作为医生的你心里会安宁吗?还有良心吗?一位网友说的好:医院作为专业机构对于孕妇若不做手术的后果是很清楚的,对于做手术的“后果”应该也是很清楚的,法律已明确规定不签字就不能手术,一旦擅自进行手术就是违反规定,在受到处罚的同时还要承担后果。另外,如果丈夫觉得没必要做而坚持做的话,也可能会拿不到钱,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医院是不会做的。而万一手术失败(笔者认为据媒体报道情况看,该孕妇即使做了剖腹产手术,也未必能救活她。反而会在手术中雪上加霜死得更快,但也许能救活孩子),院方就极有可能面临几百万的索赔。所以哪怕是面对两条人命,医院宁愿“明哲保身”,眼睁睁地看着病人死去。

但是,难道生命和道德在法规面前就不能原谅一次吗?当一个病危的病人急需救治时,交通部门都可以违反交通法规,“破例”一路“绿灯”为其开道,这是人道主义的体现,也是对生命的尊重!这样类似的“破例”在现实生活中还算少么?

诚然,“面对法律与道德的两难,人们并非无所作为,至少他仍可以选择听从自己的良心。”很高兴能看到这样宽慰的文字,而如果一个生命的价值却要决定在一纸签有姓名的“手术同意书”上时,那不免就要怀疑能力所及者(如医生或其他)良心深处的人道缺失。我们的生命健康权不应该被制度所剥削,更不能在良心和道德面前失去应有的尊重。妻子的死让人同情,丈夫的愚昧让人愤怒,医院医生的守法行医令人心痛又心寒,而有待完善的制度法规在我们面前又是如此的僵化。法律是尊严的,但人的尊严更需要人性和完善的法律来保驾护航!

当有一天肖志军站在法庭上时,法院将会如何在道德和法规面前作权衡?他又会给死去的妻子以怎样的告慰呢?

2007.11.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