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寡:别说再见

这样的影片在目前国产电影片中越来越少,《红河谷2活寡》属于少数民族题材电影,故事取材于傈僳族。前些时候我还同他人合作,写过一篇探讨中国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的学术论文,获了薄奖。而看完这部影片后,感触也复杂,没看的不妨找来看看。

其实,《红河谷2》中的《活寡》,又名《怒江魂》,在我看来,“活寡”有点哗众取宠,无论是从主题还是情节上来说,后者比较贴切。它讲述了在茶马古道发生的一段具有悲剧意味的传奇故事,全片围绕僳僳族人的“母亲石”祖母绿展开,马帮首领托龙对此垂涎三尺,欲夺走宝石卖给英商,而头人的女儿娜丝雨在汉族青年李启的帮助下最终保住了母亲石,但他们同时也失去了很多,很多人不再相见。

影片一开始就表现出不错的画面效果,贯穿全片皆是如此。大量采用摇臂或升降机广角拍摄的同时,在中、近景及特写上也充分体现镜头的景深效果,尤其是片中僳僳山寨的风景很是优美,如世外桃渊,是该片的亮点之一。在后期上,全片近一半时间中都有舒缓配乐,节奏与画面融合,气氛渲染得相当强烈,扣人心弦。整个片子有“大片”风范,只是情节上略有逊色。

让人意外的是,久违的香港明星温碧霞在影片中饰演一位敢爱敢恨的傈僳族女子,近40岁还风韵犹存的温碧霞扮演寡妇娜姗,娜姗的爱纯粹、执着、强烈。按照族规,已守丧三年的她必须由其丈夫的弟弟普腊玛续娶,可她却爱上了舅舅害托腊,害托腊虽然希望也能够娶到娜姗,但他顾虑重重,不敢付出全部爱。娜姗喝醉了,趴在桌台上,害托腊来看她,却是以“我在寨子里巡查,顺便过来看看你”为借口,他心里知道,娜姗一直在等他,可是他没有勇气去追求这份爱。娜姗拿出她亲手缝制的猴皮包要送给害托腊,害托腊却放下包而离去……

李启的父亲和傈僳族头人腊吐阿普双双被托龙杀害,李启留下母亲一人孤守枯坟来到傈僳山寨告知真相并帮助傈僳人却遭陷害、误解,被捆绑扣押。在几次的松绑又关押中,娜丝雨渐渐明白真相并且对李启萌生了爱意,当李启再次请求娜丝雨放他走时,娜丝雨说“我永远都不会放你走。”注视地望着他。此时,李启已经意会对方眼神中的情愫,两人相拥。

李启再次受到诬陷面临生命危险,勇敢的娜姗站了出来,为了寨子的安全,她愿意按照族规嫁给丈夫的弟弟普腊玛。娜姗是个年轻漂亮的寡妇,却被寨子里的人说她是妖怪,给寨子带来不幸,她承认自己是妖怪,而不是汉族小子李启。由于托龙的阴谋,害托腊被杀死,悲痛的娜姗救下李启等人后,站在竹筏上顺怒江而下,她肩上挎着送给心爱的人的猴皮包,画外音“我走啦,去寻找我的爱,我们永远在一起啦。再见了,美丽的山寨……”她执着而乐观地走了,和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怒吼的波涛打翻了竹筏,散乱不堪,只留一根根的竹子在浪中飘荡,音乐再一次那么地撩人心弦……

娜姗走了,李启也为了救娜丝雨而没说声“再见”就离她去。

残阳如血,两块黑色的墓碑矗立着,李启的母亲依然守在父亲的坟边等待着儿子的归来。娜丝雨和几个族人来看望她,李母缓缓地转过身,没看到自己的儿子,手中的铲揪从手中滑落,她明白了,心爱的儿子终于没有回来。此时的天空一片棕红,后期有意作了较大的调色处理,是写意吧。李母在残阳下呆呆地站着,她知道,这里又会再矗立起一座墓碑,不是她自己,而是她的儿子。

娜丝雨只人远去,音乐响起:

天深蓝            The sky is dark blue.
山川无限遥远             The mountains seem endless
归途云雾遮断             Clouds block the way home
幸福有多艰难             Happiness is hard to own
迎着风向远方呼喊             In the wind I cry to my love
我们的天会连成一片            Our world’s will unite
快回到我的身边             Come back to me
祈求你,别说再见!             I beg you , don’t say goodbye!

这首歌名叫《别说再见》,很好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