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庭苇: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她说,她一直努力让自己把热闹得疼痛的记忆忘掉,在寂寞的日子里累积点点滴滴的思想。
寂寞的日子里,她又在唱歌。有些记忆不会忘掉,有的日子总要到来,我们都猝不及防。
在那遥远又并不遥远的某一天,听见她唱起悲伤的音乐,在想,明年是否还有我未知的情缘?

我们这些朝思暮想了整个青春年少而依旧没有得到那一笑回眸的孩子,不忘每一个这样的日子里想起唱起这首《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孟庭苇,在度过了十二年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后,终于喜结良缘。而她的这首歌,却还会被我们唱下去,一个时代的经典,终究是抹不掉的共鸣。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没有祝福的短信,没有像她一样意外地收到安慰的卡片;春去秋来的年轮中,我们在晴天欲海里翻滚,等待,等待,几近绝望。在他必经的路旁,我们宁愿化作一颗树,等上五百年,充满热情地。花开花落,过尽千帆,那份毅然固执的心和默默的守候仍等不来疼爱怜惜的微笑,他们永远是过客,或是朋友。

红尘,浮浮沉沉。冷风只会摇响那一季的风铃,我们的爱被打得支离破碎,望穿秋水化作了望夫崖,三生三世换不来一丝的真心真情。

主啊,为爱梦一生,值么?

终是要找个人相携终老一生,“不是不知道千里搭凉棚”,只为了在赴死的途中,我们可以相依相偎啊。

兰若对我说,邓丽君,为我们唱了一辈子情歌,而唯独自己没有爱情;还有梅姐,穿着婚纱,也只能嫁给舞台。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一个人流连花好月圆。”孟庭苇,打开了我们记忆的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