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凄凉

QQ上从不交谈的高中校友突然发来一个噩耗,高中的虞腾飞老师跳楼自杀了。
难以想象这种事情竟发生在我认识的人里。他还是一个语文老师。虽然从未教过我,但仍然记得这些老师和我们一起,为备战高考共同淌过来的辛泪史。

同学们找到了他的博客。看到几首他写的小词。不甚涕零。
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匆匆离去,博客还停留在五月。你曾为你投水自尽的高中同学写悼文说:“他是义无返顾毅然决然从容赴死的,还是心有不甘有所留恋曾经徘徊呢?谁能告诉我?!”

然而时隔两年,却被自己同样的问题所困扰。为什么,你为什么也不告诉我们为何作此选择?
记得你自己说过的吗?“人,就是他写的字”啊。况身为人师呢?

青玉案·伤别
词:虞腾飞

千古知音最难觅。高山青,流水碧。羞齿未敢对君启。纵使天涯,芳草满路,难移我心志。
雨打桃花风折李,好梦随水恨千里。愁怨如山无从寄。晓风当窗,残月入户,泪洒相思地。

十年心事只凄凉
(文/虞腾飞)

   “少小知名翰墨场,十年心事只凄凉”。
     每次读到姜夔的这两句诗,心头都会涌起无尽的悲凉。受“学而优则仕”的儒家思想熏陶,姜夔十年寒窗,悬梁刺股囊萤映雪埋头苦读,好不容易一举成名,“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总以为从此青云得志,可以一展鲲鹏之翼鸿鹄之志。谁想生不逢时,南宋积弱不振,天子贪图苟安不思恢复,与许多心忧天下的知识分子一样,姜夔也希望扶大厦之将倾,挽江山于即倒。可是终究怀才不遇,壮志难酬,深沉的忧思感慨,让他感到了心事的凄凉。我以前很不明白他为何要自称“白石道人”,现在完全理解了。
     我等碌碌凡人,浪迹红尘,本不该有怀才不遇的心事。只是今天心情很不好,部分学生的懒散成性和不求上进让我觉得工作简直毫无意义,每天苦口婆心的教诲换来的只是冷漠和不屑,你说这是不是一种嘲弄?看到这两句诗,忽然想起我九八年到这学校,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十年啊!十年的春花秋月,十年的岁月轮回,我却是手也空空心也空空!
     以前的门卫刘大叔曾说,你们年纪轻轻这样辛苦,实在是在透支青春,以后肯定会后悔的。其实用不着等到以后,我现在就经常扪心自问:“你过得好吗?你爱惜自己吗?你有几天没有看日出了?你可曾注意路边的花开了又谢了?”想得多了,就突然泪如泉涌。
     有人说,人生有三大至怕:爱错人,上错车,走错路。我又错了多少?
     我为什么要活着?这样活着有价值吗?想到父亲母亲弟弟妹妹都远在杭州,想到最知心的两个朋友都不在身边,孤独忧伤就占据了我的心灵。曾经有位都市女性白领这样说:“我像一潭死水,等待着枯竭的那一天。”哀莫大于心死,穷莫大于志穷,摸到自己的灵魂,禁不住不寒而栗。
虞腾飞老师鲜血

在 “共凄凉” 上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