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命

一个多星期了,才发现这些天来我每天都做着千篇一律的事情。每天清晨带着同样沉重的心情等待迟迟未来的公交车,有时会等上半小时。当我开始过上这样的生活的时候,北京,这个会让我迷失的城市,不再迷恋。北京是个诺大的城,拥挤,粗糙。

公交车不能直达,我必须转车。为了少转一趟车,我固执地宁愿徒步,花十五分钟,穿过四个宽大的地下通道,走两站地的路程。这儿正是北京人流量最大的地方之一:前门。每天,我在前门西和前门东之间来回折返,总是遇到一车一车的、穿着统一T恤的夏令营游客,那一队的红色遮阳帽和一个个不同颜色的方阵,让我更有“身是客”的感觉。在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他们中的几个会看看我,你可知道,我也是“北漂”,可我不太喜欢这里。

前门的北面就是天安门广场,这里依然能看到历史的痕迹。下班时,你还能看到很多人在这里游览、合影留念,然而更多的是如我一样,行色匆匆;路边你会常常遇到跪在地上向路人乞讨的浪人,或是坐着拉唱二胡的老头,也会看到很多生理上长得“畸形”的人吸引行人的注视,却很少得到施舍;公交站里,车还未到站便已排满了长长的队伍;走在这里,你还有很多机会遇上外国友人……易中天说:“北京,几乎是可以容得下全中国人甚至全世界人的。”也许易老所指,便是北京的大和它的文化底蕴吧。其实,北京就像一个很多面的镜子,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过去,得到的也都是同一个答案。北京是个适合游玩的城市,不适合居住,还有工作。

昨日,当我经过前门时,天空陡然下起了大雨,几小时前刚刚倒过一场雨,没有料到下班时又云卷而来,我们都毫无防备。我肩直挎着公事包,在两座遥遥相对的正阳门和箭楼之间开始狂奔,所有的人在应接不暇的生活中被这突来的风雨敲打着,他们无暇顾及周围与他无关的人,只顾奔命。

我们一生世间辗转,前门在天安门前雄然屹立了将近400年,一同淋漓着艰风苦雨,当你用手遮着头,雨水冲着身上咸湿的汗在古老的历史中踽踽独行时,才知道我们需要一颗安顿的心。路上再也看不见游客以及夏令营的孩子们,车子还在宽阔孤伶的道路上不停地前行,然后烟雨中消逝;我躲到地下通道,满世界都在下雨,只有这里晴空,街上还有人不断地到下面来避雨,这儿是我们的诺亚方舟。

前门的几个地下通道里总是布排着很多无证商贩,此时他们的生意似乎火爆起来,人们都附着身子把玩,即使这样,他们的销量也不见得好转。我想,也许这是天公对那些乞讨、流浪的人和商贩们最好的安排,在这个城市里,他们有了安顿,不再孤独。

天暗了,雨依旧渐行不止,我躲着跑到公交站,冲上过来的那路公交,没人和以前那样拼命地挤了,车厢里空荡荡的。

我打开手机,在备忘里写下:7月30日,疲于奔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