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2次列车上的艺术家

      前些天回北京,提前12天买票竟然也只有第12天的票才能买到,为什么呢?正值全国各地艺术院校招生,候车时才发现提着画板和颜料箱的学生取代了肩扛大包小包的农民工。好不容易挤上车,对号找座,车上已无立足之地了。然而放行李时心里一阵暗喜,旁边对面都是美女!这次这么幸运,不仅是双座排靠窗,还被众美女包围……140

      这是一群花样男女。就像以前在大学里遇见舞蹈系的一样,总有他们独特的标签。

      对面几位美女与其走廊相隔的四五位美女用方言聊得旁若无人,我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她们的目光和姿态。好在我也涉足浙江近半,极力专注地在听她们云云。等乘客几乎都坐定了,列车长过来巡查,扫视着行李架微笑地感慨:“都变成艺术家专列了啊”。oh my dog!估计她每到一节车厢都会说这句话。

      开始打量四周人群。

      男的有打耳洞穿耳环,或是穿花格子衬衫,或是头发稍长一寸,用啫喱水或者摩丝拉起,更也有烫的。还能看到几个特别的:神情若有所思,眼睛略小,脸瘦而标致有形,头匝一黑白条纹绸带,不禁让我想起日本武士;而他的黄色头发是在中间立起,纹丝不动。

      女的最多搭配便是黑色七分紧身袜,抑或是连裤棉袜加上棕色or褐色长筒毛绒靴,上罩短款连衣裙,或是荷叶层叠短裙,或干脆是三分短裤,露出纤纤玉腿。也有不少是牛仔瘦腿靴裤外加超宽皮带——这皮带显然是用来装饰的,足够让男人喷鼻血。它不是系着的,分明是“挂”着的,我都为其担心何时会不慎滑落,如何是好……

      要当艺术家也不容易,还挤列车就够受罪了。(本文描写毫无夸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