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娘娘腔

大学同学跟我讲他工作时同事间谈论的笑话。同事A问同事B:你最害怕什么“枪”?同事B毫不犹豫地答道:“娘娘腔。”我当场晕掉。156

身边真正娘娘腔的人少,相比之下,我都怀疑自己是同事B害怕的那种人。于是问:
“我说话是不是也娘娘腔啊?”
“你今天才发现啊?”
“……”

上海男人走在中国娘娘腔时尚的前沿,我不是上海人,在接触过的上海男人里面倒也没发现比我更“娘娘腔”的。传说上海的男人说上海话有点娘娘腔,因此娘娘腔美学是以上海为中心的,在我看来这一点下面两个例子倒是得到了很好的验证。首先是上海的电视节目《加油!好男儿》,收视率曾经一度飙升,远超过湖南“超女”,而有趣的是,北方的阳刚男儿竟然全军覆没,“娘娘腔”们独占风骚;另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让“朋克都是娘娘腔”这句话成为中国人一句“真理”的顶楼马戏团乐队,具有朋克精神的他们用多少有些娘娘腔的上海方言在这个浮华的小资城市里狂欢每个夜晚、娱乐自己。“用邓丽君似的抒情小调‘你上海了我,还一笑而过’来幽了自己走在开放前沿的故乡一默”。但是他们的新专辑《蒂米重访零陵路93号》给朋克带来了更多的启示,让人们看到了不一样的朋克。是啊,朋克都是娘娘腔。

记得央视《星光大道》上走出过一个迷倒亿万观众的李玉刚,男扮女装相硬是从一个东北的山娃子陡然间变成了一个绝代芳华的秀“女子”,貌美如花。但是我们胃口不同的,朋友见多了“她”在电视上娘娘腔地学女生尖叫、今天嫦娥明天贵妃的造型,忍不住要从牙缝里溜出一句“腻心色的”。打趣地说,男人没女人的特点也非要去装女人,于是男人也带胸罩,或是干脆脖子上挂两个苹果,苹果太大就用两个小梨,演完了还可以解渴……111真是说笑的,其实李玉刚正常说话并不是娘娘腔。

昨天晚上正好在网上看到一段宋祖德揭秘刘亦菲变性内幕的视频,正像网友说的,宋祖德是“阴阳失调的黑猩猩”,是“基因突变的外星人”。祖德也是蛮识趣的,还把网友骂他的洋洋洒洒如诗歌的原文搬进了自己的博客。是的,听他的说话,似乎也有些娘娘腔呢,对着娱乐圈令人捧腹的娘娘腔——同事B也怕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