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秋天

家里的宽带欠费了,才通知我来吴江已经整整一年。就是去年的秋天来的。

从来没想过会离开杭州那座城市。有时候分别不是我们的选择,是命运。我也想过,如果当初放弃工作,那一年后的我是什么模样。可能不会再学平面设计,不会玩电商,不会遇到操蛋的爱情,不会发生车祸,不会长胖……也许还是每到周末或者长假,拿着相机独行采风,拍下些不经意的零乱。经常在西湖边看人流着流着过去来回,不是留恋什么,不是爱恋谁,只是觉得这座城来生就与我息息相关。

在这无网的夜晚,想看下书,却发现庄雅婷的那本书找不到了,买来只看了扉页。我又想,如果读书时写的那么多好文章能保存下来,如果家里那么多90年代初的CD唱片还在,如果我两三岁时的黑白照片还能找到,如果买那么多书每天都能看一点点……有多好!然后我又打算,我要学音乐,学钢琴。我要锻炼身体,要有人鱼线。我还要创业,我要更好的生活!然而总是不见波澜虚妄一生,每年都有耀眼的目标,看得到灯塔,却到不了岸。也许是知道的道理太多,实践的经验太少。当我们执着往前奔的时候,生活里占据了太多的想象。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更多…)

自从有了你

大学里的好友把签名改成了《自从有了你》的歌词: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我想他们现在一定很相爱。于是打了声招呼。
本来是两地相隔,我问她是不是现在跟男朋友在一起。
结果
又听到了耳边常常听到的那两个字
分了
现在已经不再诧异,和同情。
甚至都不需去安慰
分了再相合,
要经过几次的练爱,才遇到你我真正的贵人呢
其实当初我就有预感,他们不会长久
好像我遇到的大部分恋人一样,都无疾而终
以为自己是个圣人 可笑的圣人
看破尘世
也许当真正爱情来临时,
我也经不起时间 考验 或流言
上帝都会摇摇头、发笑
现在,每当看到19楼那些热门的情感帖子时
我总是笑笑 都不用去看内容
稚嫩的男女 稚嫩的爱情
糊涂的男女 胡来的爱情
我没经历过那样的爱,说不出爱这玩意儿能跟你多久
说不清的是,
看这签名,似乎她的确又有了新男朋友
她没解释,我自讨没趣地说晚了,再聊
哪怕只是用来刺激神经
这样的句子看着、听着
多美
自从有了你,我的世界都改变

读一本书

天气很好,秋日里的阳光有些温煦如春,总让人按捺不住想往外奔。
是的,应该把心拿出去晒晒。躲在小黑屋里会变笨的。
本来打算去书店买书,之前集邮了好几本,却发现都想不起来了。
其实桌子上就有本程然的《一心一意来奉茶》。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也许两个月之前。书签还夹在扉页,新新的,似乎留有微微的茶香,是我不忍心“翻来覆去”怕折了它,还是工夫有所羁绊,无心读书?我每天都能看到它,却只任它躺在显示器旁遭受辐射的褪孽。
快报上说,有个英国妇女每天读一本书,然后第二天写下一篇读书博客,已经整整坚持了一年。我突然想,有了电脑,我很少再触碰到书了,很多人都是。离书香越来越远,越来越不爱看书,甚至连电视都很少看。我们已经习惯于右手搭在鼠标上,却不再有去图书馆路上,一本本书抱在怀里那种沉甸甸的踏实。
以前,多的时候我一年也就看四本书。那时候却已很知足,因为真真切切感到,那种沉甸甸的感觉,便是生命的斤两。
于是下午没去书店,打算把这本书看了再买。我怕,没有了书,本没有波澜的生活,再继续沉寂下去。

共凄凉

QQ上从不交谈的高中校友突然发来一个噩耗,高中的虞腾飞老师跳楼自杀了。
难以想象这种事情竟发生在我认识的人里。他还是一个语文老师。虽然从未教过我,但仍然记得这些老师和我们一起,为备战高考共同淌过来的辛泪史。

同学们找到了他的博客。看到几首他写的小词。不甚涕零。
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匆匆离去,博客还停留在五月。你曾为你投水自尽的高中同学写悼文说:“他是义无返顾毅然决然从容赴死的,还是心有不甘有所留恋曾经徘徊呢?谁能告诉我?!”

然而时隔两年,却被自己同样的问题所困扰。为什么,你为什么也不告诉我们为何作此选择?
记得你自己说过的吗?“人,就是他写的字”啊。况身为人师呢?

青玉案·伤别
词:虞腾飞

千古知音最难觅。高山青,流水碧。羞齿未敢对君启。纵使天涯,芳草满路,难移我心志。
雨打桃花风折李,好梦随水恨千里。愁怨如山无从寄。晓风当窗,残月入户,泪洒相思地。 (更多…)

我还是这么喜欢你

晚上又难得一次饭局。
来满脸开心地生动地讲了他悲剧的爱情故事。
爱的过程似乎看到了我的影子。
都是爱地不勇敢,不自然。
像拔河一样,你放松了,对面也顺势退回去,渐离渐远。
到头来还是做朋友吧。既然爱不成,也不愿失去。
但,来仍旧希望爱能够继续,手都牵过了啊。
于是喝完酒,一桌子人给他谋勇。
壮着酒胆,来给她发了个短信:
我有点喝多了,很想你,,,
可是,等到散席了,还是没有收到任何慰问的回信。
计划落了空。

可爱女孩

还很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对某个女孩说她“可爱”的后果。
那时读初三。通常这时候人体内已有丰富的荷尔蒙。但我晚熟,可对异性的渴望已是充沛,只是不知道男女间有“那回事”。
女孩蛮漂亮,名字里还有个美妙的“蓓”字。
一天晚自修结束,教室里就剩下三三两两的人在谈笑。
然后我跟她说:“你笑起来挺可爱的。”
选择用“可爱”两字,我其实是无意的,但又带一点预谋。因为深知说出这句话后带来的几种可能性。
之后的几天,我们总是很默契地迎面擦肩而过,并且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她的眼睛好大!
不幸的是,她似乎看上了我。而我,还不知道喜欢上一个人应该怎么去做,继续傻乎乎地读书。那时候,我是班里的尖子生。
更不幸的是,一次大考过后,她名次大跌。
然后在我的课桌上,发现了张白纸,上涂鸦:
“吴小峰,你是猪,我恨你!”
旁边画了一坨可爱的猪头。
毕生难忘。

笔友

很难想象我已经认识她十一年了。
从小学六年级到现在,没有见过她。
曾经是无话不谈的笔友。我想现在也是。只是没有了带着暖暖手温的信件。
08年底,她从学校寄给我一张新年贺卡。我欣喜,感激。
她还记得我这个老友。
一张薄薄的纸片好像让我找到了“这种写信的感觉”。十一年,不知道写了多少信。也许在老家的某个角落里,还能寻着当年稚嫩而天真的回忆。
昨天看到她的签名,于是问怎么了。
今天弹出她的留言:
人生啊,很无聊的同时又很无助。
又已经很久没联系,提起笔不知从何说起。。。

秋凉

未至十月的时候,公司大院里已经飘有了淡淡的桂花香。
我还是每天短袖衬衫或是T恤上班。被秋凉包裹。
办公室刚刚走了一个人。
他是收获着爱离开的,满心欢喜。
要放假了,我问他。
“听说你们吵架了?”
“分了。”
干脆的两个字。这让我始料未及。
稚嫩的恋情,就像春天里的薄雾,清风即可拂散。
你们才刚刚开始啊。
临走之前,你脸上总是挂着幸福。你对她说,
我想你就是我的唯一。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说深深浅浅的誓言。
个把月,经验了爱,也经验了告别。
我们总是要死要活地爱,每一次双双对对相携出现,都让人自泪眼中见证了永恒。
误以为一生就在那几日,在微醺的情感里沉醉——你是我等待的那个人。
可,我们还是不断地遭遇新人,并且怀着似曾有过的想法说着同样的话。
然后,
或多一道伤痛。或彼此默契。
秋凉。桃花不可算,何嫉桂花香。

相遇在江湖,相忘于江湖

很巧,QQ里相毗邻的两个女好友都把签名改成了同一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两人还是同姓。
之前与其中一个人聊过她的感情,有一天突然收到她加我为好友,不清楚什么事,聊着聊着就谈到了感情的纠结,他们分手了。
她说,虽然已过去几个月,但心里依旧恋着,是他把她“甩”了的。真的是不能没有他。
我认识他,很有才的一个男人。我说再找一个吧,优秀的男人大把大把啊。
她说,一定要再找一个比他更有才更优秀的男人。
可是,有这份心,会一直被羁绊着,不会有释怀。
她现在写出这句话,我想,也许终于有了了断吧。既然缘尽分飞,不用找一堆理由搪塞自己,几近绝望耿耿于怀,或是花红酒绿茫茫成惧中哭个死去活来。爱已消亡,就从宴席上抽身退步吧。我们不能相濡以沫,那就江湖里再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