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幸福来敲门

在这美好的节日里,我再次重温了这部催人泪下、感动肺腑的影片:《The Pursuit of Happyness》(当幸福来敲门)。
“inspired by a true story”,它源自一个真实的故事,影片开头这段话的提示,让我们的心情添上了几分凝重,可又有期待。The Pursuit of Happyness,我知道这是一个寻找幸福、追求快乐的过程,就像我们每个人每天所憧憬的一样。

电影的背景是1981年的旧金山,开头美国总统里根在电视里说:“前几天,我会见一个记者,他要我对当前的经济状况作一个全面的审计……你们不会喜欢,我也不喜欢。”那时美国经济非常不景气,需要支付800亿美元的国债。

他叫克里斯•加纳,我也没曾想到,竟会是威尔•史密斯扮演的,和凯奇一样是我喜欢的演员。

他是一位聪明的推销员,可却入不敷出。每天拎着个总被傻瓜认为是时空机一样的机器穿梭于城市里,奔波在各个医院的办公室劳费口舌,却几乎还是不能养家糊口,因为那东西太贵而不实用,一个月卖不了几台。克里斯28岁才第一次见到父亲,所以他此时也已身为一个5岁孩子的父亲时,他发誓要对自己的儿子负起责任。可是他并不顺利,生活很艰难,度日如年,即使儿子的母亲每天工作16小时也无法应对雪花般飞来的税单和罚单,还有每天喋喋不休讨债的房东。

当克里斯与妻子又为生活苦恼、吵架时,克里斯总是对妻子说,我们会走出困境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此时的妻子再也不能忍受:“我怀孕的时候你就这么说了。”……克里斯始终相信生活能得到解脱,幸福会来敲门,可那是会什么时候。

外面下着雨,在公用电话亭里,克里斯用仅剩的几个钱打电话给妻子,可妻子却说她要离开他,正准备离开这个家。那时候,他想起了托马斯•杰斐逊在独立宣言中,关于我们的生活自由以及追求幸福的那章节,“也许幸福这玩意儿你怎么追都追不到”。其实他也许从来都没有追到过它,当他回到家时发现妻儿已经人去楼空。 继续阅读>>

不是好青年

最近网上失控梦游

或者呆呆地看着博客

一小时一小时,三毛三毛(网费)

知道穷了还上网?

六级要考了你还在这里和我说:

哎呀呀,我不想考了

六级过不了工作找不到怎么办啊

不读书不学习不看报

一门心思就知道上网

不像话了!

吴小峰啊

你算是个好青年吗你?

我骂你了,怎么着?

你混蛋!

真不是东西!

《高三》,高考

    “高三”带上了书名号,那是一段经历,炼狱般的经历。我们都不会忘记这段奋斗的历史,有人把它真实地记录成影像,让我们一起来回忆。

    福建省武平县第一中学2005届高三(7)班教室。班主任王锦春在讲课。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高三(这)一年一定要有吃苦的准备,我现在已经38岁了,在我38年的生涯里面最苦的就是高三一年,每一届高三动员的时候我都会跟学生讲你给我拿出半条命来,拿出半条命来,我不要你一条命……”引得全班人哄笑,可王锦春是认真的。每届高三动员的时候,他都会跟学生这样说。
     38岁的王锦春,已经做了13年的高三班主任,声音有些沙哑,普通话不太标准,说话时伴着丰富的手上动作,右腿连带右肩习惯性地抖动。
     这是高三新学期开始,还是暑假补习。

     武平一中是当地最好的学校,学校80%的同学来自农村。同学们每天早上6点起来早操、早自习,紧张地学习,不停地考试,每个人的桌子上摆满了厚厚的书本和试卷。王锦春总是在男生宿舍里一边骂一边催促着他们起床。
     他的学生林佳燕在日记独白说:“佳燕,你每天五点半起床,整天中午不睡觉,晚上加班加点到十二点多,只要你咬紧牙关闭上眼睛拼命往前跑,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记住闭上眼睛拼命往前,佳燕,我相信你是不平庸的。” 继续阅读>>

行走在消逝中

当我亲手写下这几个字时,心里有多少感慨。那些刚刚从战场上走回来的学生们,又在试题纸上挥洒了多少平静与轩昂,多少潇洒与凄烈,多少瑰丽与颓丧,多少豪歌与感伤,多少的多少,数不尽道不完的哀怨离愁和苦辣酸甜。我们一路走来,身上布满疮痍。

如果回到三年前,我会如何去面对。那个年代似乎离我已很远,我现在变了,换了一个人,所有的都不再是以前的所有。我在苦苦冥思:什么时候才是个开始?

日子很遥远,但并没有在我记忆中完全消逝。想起那天在学校小商店的公用电话里听到妈妈的“喂”时,忍不住痛哭声来,已经顾不上身边嘈杂的人群,眼泪滴在商品的柜台玻璃上,很大很大地化开。那是在我临考前的一个月,水痘缠身。挂下电话没想到妈妈就来了,因为她从没有这样听到我哭过,而我却说“没事”……

高三的日子,我们永远面对的是一张张的白卷,桌面上立满着参考书,除了睡觉吃饭做试题还有什么,每个月我们的心情随着模考成绩的起伏而跌撞着,我那憧憬的名次,老师拍着我肩膀时的眼神,同学们11点后仍然违犯校规在教室里挑灯夜读时映染在窗户上浮动的黄光,怎能忘记一路走来身后留下的泥泞不堪的脚印。那时我们都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艰难地走着,像西西弗斯一样在生命之神为之设置的游戏里挣扎着,我们肩上承载着不能承受之重,在苦难成长的路上,坚定地走着宿命里注定的轨迹。

岁月悠悠,已过几度秋。年华在老去,几度东风几度飞花,芭蕉再绿时,我们已经丝爬鬓梢。人生。行走。消逝。何年何地是我们的归尽。

仍旧记得,几乎每次月考我的作文都会在各班上被朗读,或者复印后贴在各班教室的后墙。那时的我喜欢这样,喜欢诗人,喜欢模拟考时的每一次作文,每次的作文都不会离开诗人,海子,顾城,北岛,屈原,向秀。他们很可怜,我说他们是天堂的孩子,过早地离去。“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默默地死去”。北岛说,我们的路,飘满了红罂粟。

就像他们一样,我行走在消逝的路上。语文高考错了很多选择题,却因为作文的高分,使我依然有欣慰。我感喟着曾经的自豪,翻阅着已经珍藏七八年的读书笔记,我想哭,只因为我变了,时间风化了我的棱,我开始痛恨自己……

是的。我们行走在消逝中。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思想的成熟,那些美丽的梦想、单纯的快乐似乎在一步步离我们远去。
苍茫的丛林间,玛雅文化湮没了;丝绸古道上,高昌古国消逝了。人类在消逝中进步。
行走在消逝中,既有“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怅惘,也有“谁道人生无再少”的旷达……”

[2007浙江高考作文话题感]

五月和跳楼的关系

今天去北科大的同学那,站在他们高高的宿舍里,无聊之时谈及跳楼。五月的天很阳光很灿烂,却偏有那么多看不到阳光想不开的人。这些天,每每和同学朋友们谈及此事,总感到现在大学生很愚蠢,他们已经是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不料此北科大同学又爆出猛料:说科大于五月三十日早上七点左右又一男生从逸夫楼坠下,当场死亡,警方初步认定这是一起自杀事件。可悲啊,成为了五月跳楼风波压轴力作,正真的人生终极尝试。我们不排除怀疑此人与“前辈”们有相同心态。

相当有趣的事,昨晚我校也差点发生一起跳楼事件,幸而被及时制止住,但还是惊动了区警方。贴吧似乎也“现场直播”,不断有人点击询问具体情况。差点我校又要出名,因为这不是五月了,可正值六月一日啊!与五月三十一日极具不同意义。

大学生跳楼,自然不是好事,但也似乎是有趣事儿。现在一个大学校园里流行高层建筑,地皮不够用呀,当然有办法。一幢幢新盖的楼都至少十几层,甚至有二十余层的,这样跳楼自然也很方便很干脆,以前可以是“啪~~~~~~啊~~~~”,现在变成“啊~~~~~啪~~~~~”,异曲当然也是不同工的,因为结果不一样呀。现在甚有人叹息,某些地方的一个县城还不如一个大学校园发达……对于跳楼媒体也很热衷,因为它比民工跳楼更有价值更有爆料。于是有媒体专门统计历年大学生跳楼人数,果然有收获。有数据显示:2002年全国大学生自杀案件是27起;2004年为68起;2005年为116起;2006年为130起。大学生自杀事件有逐年增多的趋势。2007年呢,还没过完,但截至五月底数据就令人生畏了。有人说五月也变成黑色的五月了,这是大学生们的;而黑色的六月则属于那些在险象环生的炼狱后期待攀上象牙塔的高中毕业生们的。这就无法理解了,还有人没爬上顶就自己跳下来了,可惜吗?不是可惜可以感慨的!

媒体高兴了,专家急了。有人蹦出来说大学教育在引导学生的人生规划和价值观念的塑造上目前已凸显乏力,学生应被做更多的心里干预。我的上铺在心理中心勤工俭学,回来说心理中心新来的老师相当关注,将在月刊《心田》上做重点心理铺导,端正大学生思想观念,很迫切呀。

五月,在我印象中是鲜花的季节、歌唱的季节,前些天在网上看到尽是各大学校、各地政府举办“五月鲜花”种种清一色的歌唱比赛或是文艺晚会。是啊,在我校还刚举办完呢,也叫“五月鲜花”。难道五月也是鲜花凋零的季节?大学生花季凋零啊,当然我们也心痛。总结一下,有以下几点:五月,临近应届大学生离校期,各种矛盾凸显。毕业论文过不过是最当前现实的,不是能顺利过关的;感情问题,现在都谈恋爱了,校园是个练爱的好场所,但毕业后能否继续牵手,是关系一生幸福的事。有些人很坦然面对,分手就分手吧,把大学恋爱当作是游戏,没有表情。另一种人是爱你爱到死,不离不弃,等被弃时,她(他)便真的去死了,很忠贞呀!就业问题,这是普遍的矛盾,硕士博士研究生都找工作两腿四端跑,何况是本科生啊。跳楼中不是有很多硕博研的?

也有人说了,大学责任在于教书,更在于育人。高等教育应该亟需列入心理健康、职业规划、婚姻家庭、人际交往等课程,好在我校都开设了这样的课程。我选了心理健康,但从没怀疑过自己有心理疾病、不健康,至少没有跳楼的冲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