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命

一个多星期了,才发现这些天来我每天都做着千篇一律的事情。每天清晨带着同样沉重的心情等待迟迟未来的公交车,有时会等上半小时。当我开始过上这样的生活的时候,北京,这个会让我迷失的城市,不再迷恋。北京是个诺大的城,拥挤,粗糙。

公交车不能直达,我必须转车。为了少转一趟车,我固执地宁愿徒步,花十五分钟,穿过四个宽大的地下通道,走两站地的路程。这儿正是北京人流量最大的地方之一:前门。每天,我在前门西和前门东之间来回折返,总是遇到一车一车的、穿着统一T恤的夏令营游客,那一队的红色遮阳帽和一个个不同颜色的方阵,让我更有“身是客”的感觉。在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他们中的几个会看看我,你可知道,我也是“北漂”,可我不太喜欢这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