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不是出轨的理由

作者:于青

女人带着孩子出门旅游去了,留下了男人一个人在家。女人不在家,男人喝着啤酒,不停地换着电视频道。这时,女孩的电话打来了,她说,我闲着没事,到你家坐坐吧。男人说,这不行,我正要出去。女孩其实已经在男人的楼下了。
女孩是男人的部下,女孩很多次对他表示出了好感,男人都巧妙地拒绝了。男人知道,年轻女孩的心是一张空白的纸,他没有资格在上面留下任何墨迹。
女孩手里提着很多东西,还有一瓶红酒,站在了男人的家门口。男人说,那我下厨吧。女孩说,不用,便在厨房里忙碌起来。男人忙不迭地收拾房子,他偶然看见女孩忙碌的背影,突然有了一种感动。就那么一会儿,他立即将这种片刻的感觉压在了心底。在另一间房子里,他开始打电话约熟悉的朋友来家里吃饭,可是朋友们都不在。过一会,女孩已经在喊他了,他到厨房猛地愣了,女孩端给他的是一盘热腾腾的饺子。他最爱吃饺子了,可是,平时他和女人都太忙,没有时间包饺子。两盘饺子、几碟小菜、一瓶红酒,女孩的脸上柔柔的笑,搅动了他的心。说不清为什么,他在女孩不注意的时候,关掉了手机,拉上了阳台的帘。他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一瓶红酒喝完了,女孩说头晕,就软绵绵地倒在了男人怀里。男人承认女孩是美丽的,他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也就在那一刻,他才感觉到女孩的身体是那样的弱小,在他宽阔的肩膀里像个孩子似的睡着,像他的女儿,他的心猛地一颤。女孩在他的床上睡去了,他轻轻地带上了门。这时,客厅的电话响了,是女人和孩子打来的。男人仍然喝着啤酒,不停地换着频道,他分明听到了女孩轻微的呼吸,但是,他努力地让自己的心冷静、再冷静。
女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男人一夜未眠。男人为女孩准备了早餐。吃饭的时候,女孩问,你不喜欢我吗?男人说,喜欢。那你不寂寞吗?有点,可是怕我纠缠你?女孩的嘴像迸豆似的发问。
男人认真地说,生活是一种责任,就像这碗稀饭和煎蛋,尽管老吃觉得没有什么味道,可是你每天还得做、还得吃,有时甚至觉得它难吃,可是不吃心里空荡荡的。
女孩沉默了。送走了女孩,男人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
爱是一种诚信,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不爱,或无法承受,那么就别轻易地将自己的心打开。诱惑和寂寞,本不是爱的理由。

最怕娘娘腔

大学同学跟我讲他工作时同事间谈论的笑话。同事A问同事B:你最害怕什么“枪”?同事B毫不犹豫地答道:“娘娘腔。”我当场晕掉。156

身边真正娘娘腔的人少,相比之下,我都怀疑自己是同事B害怕的那种人。于是问:
“我说话是不是也娘娘腔啊?”
“你今天才发现啊?”
“……”

上海男人走在中国娘娘腔时尚的前沿,我不是上海人,在接触过的上海男人里面倒也没发现比我更“娘娘腔”的。传说上海的男人说上海话有点娘娘腔,因此娘娘腔美学是以上海为中心的,在我看来这一点下面两个例子倒是得到了很好的验证。首先是上海的电视节目《加油!好男儿》,收视率曾经一度飙升,远超过湖南“超女” (更多…)

水到渠不成

饱带干粮,晴带雨伞,点滴积累,水到渠成。

今天突然看到实习时外出拍摄遇到的一个姑娘的签名。不知道她要表达的准确意思,但想必就是和工作有关。据说她工作了一年多,因为自己觉得似乎没学到什么就辞职了,自己在家开淘宝店。

今天早上起来意外发现窗外的北京城刚刚被春雨洗礼了番,这是零八年的第一场雨。中午天作放晴,可是怕还会下就手上带了把伞出门。

昨天突然决定一定要去出去转转看看敦煌艺术展,觉得这么出去走一下也是如此难以拖动自己的腿,没有心情,没有工作,生活只有双扣,我的干粮再哪里呢。

晚上改了状态,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人生好像已经开始抛锚。

出卖的“肉”体

一双男式皮鞋踏进了女主人的房间。男人头发花白,手上拎着一块肉。

男人和女人没有对话。男人打开留声机,房间里飘荡起悠扬的苏联淳朴调子。娴熟的动作,泰若的表情,看来已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中间躺着一张床,是很旧的弹簧床,上面覆盖着雪白的床单。
女人尚且年幼的儿子趴在床底下。他感觉床开始躁动起来,逐渐变得激烈地震动,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
孩子再也忍不住了,他把正放着音乐的留声机放地上砸碎。不懂事的他心里又知道不知道,两个大人到底在做什么呢……

一个关于“卖身”的黑白故事。女人是一位年轻美丽的苏联妇女,带着她五六岁的儿子生活在艰苦战乱的年代。为了维持母子的生计,女人不得不将自己的身体和一个富足的男子作交换,以换来一块肉。 (更多…)

T32次列车上的艺术家

      前些天回北京,提前12天买票竟然也只有第12天的票才能买到,为什么呢?正值全国各地艺术院校招生,候车时才发现提着画板和颜料箱的学生取代了肩扛大包小包的农民工。好不容易挤上车,对号找座,车上已无立足之地了。然而放行李时心里一阵暗喜,旁边对面都是美女!这次这么幸运,不仅是双座排靠窗,还被众美女包围……140

      这是一群花样男女。就像以前在大学里遇见舞蹈系的一样,总有他们独特的标签。

      对面几位美女与其走廊相隔的四五位美女用方言聊得旁若无人,我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她们的目光和姿态。好在我也涉足浙江近半,极力专注地在听她们云云。等乘客几乎都坐定了,列车长过来巡查,扫视着行李架微笑地感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