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日

依旧记得昨晚《爱的奉献》中罗京那悲壮的声音,也仍然感动于亿万国民在国难天灾面前的炽热情怀和博大爱心。

隐约听到耳边有熟悉的播报声音,凌晨便早早地醒来,发现昨晚睡觉前听广播的耳塞还压在耳朵下面,竟然忘了关收音机。此后,再也无心入眠。

几乎所有的电台都在直播前方记者的救援报道。而打开杭州网,却看到了硬生生的苍白肃穆的主页面,没有了色彩,没有了广告。心里一阵剧痛,但愿所有的网站都能这样,以最真挚沉痛的心来向遇难同胞志哀。

要记得,今天是全国哀悼日。

也请在我们心中降半旗。为灾区的人民祈福,让亡者灵安,生者心安。 (更多…)

纪事2008.5.17

知道么,昨天我们拍毕业照了。一直进行着憧憬未来的大学生活早已画上了句号。人们问我工作了么,我说没。似乎我永远都无奈跟在人家后面。几个人没去照,晚上却意外地发现有个人并不是有意不去。他说的几个字让我回到寝室后几乎失去自我。我不能原谅自己,作为班长,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还有人没通知到。我没有理由强怪身边的人,一直以来我忽视太多,包括家人。

大学里,每当独自从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的路途中,迎着风总是问,有我值得骄傲吗,有可以让自己值得笑的吗,有我一点点的小成就么?你看着别人一步步地踏着往前走,坚实平稳。我怕了。还没到目的地,天黑了。于是开始游离,吊儿郎当。

我不会后悔,因为后悔意味余生要忏悔中度过。

起来时,好几次了,我照着书中写的,每次列出三点自己认为的优点。不知道我现在这还算个优点么。从前的你,总是一早到晚地在汽车修理站里、摩托车修理店门口看师傅修理发动机,那是小学时的我赫,一见到有辆后轮驱动的柴油拖拉机时,就蹲着从各个角瞄上半天,以致朋友总说我要立志当一名科学研究专家、发明家。还记得有次非要嚷着叔叔让我亲手来摇动柴油机,结果放油不到位汽缸没发动,钢轮带动摇柄反转,强大的反作用力将我头磕在油箱上,大牙松动 (更多…)

生死不离

有点悲痛。悲痛至极。

四川地震开始时几乎让大楼里的我们无所适从,众志成城的抗灾募捐让我们心里倍感国人的坚强和勇敢,无数的爱心和手相连相牵在一起,共同为灾区人民真诚祈福。

很多人说,已无法再继续看灾区的现场报道。无数张定格于瞬间的揪心的脸,和悲痛欲绝的神情被泪水掩埋,你我感同身受。我们即使远隔千里,却从来没有这样牵肠挂肚过。时间,正把废墟下更多的人带走,每当救援人员千方百计地救出一个幸存者时,总有胜利的庆幸。可是知道么,还有很多很多的无辜在残垣断墙下等待你们的搜救,祈望求生。

我知道,他们没有我们的幸运,却有我们未有过的巨大悲痛。

晚上看到的一篇帖子让我鼻酸。母亲已死了,三个月大的孩子压在她身下。妈妈临死前用手机写下这段话:“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当我把这条信息像身旁人转述时,所有的人都被感动,我们都会爱你,亲爱的宝贝,还有妈妈。

想到了小时候的长今,于是翻开陈放已久的cd包,再次体味了那段在石块下,长今把山莓塞进已经死去的娘嘴里的揪心的生离别。死前娘对她说:“长今,你千万不要伤心,也不要哭泣,更不能轻易放弃。不管你去哪里,你爹都会陪伴在你身边,你在任何地方,娘也都会在你左右。”第一次看到这里,我大恸不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