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 • 疼

无论什么时候,心都无法安定下来。这里虽然会偶尔过来看看,但每次都感到脑海里好像越来越干枯,虽然满是心情,却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前几天粗心得把手机也丢了,用了刚好整整一年,心疼得要死。里面照片和包括我的简历等文档都没了,当时就打电话过去,结果早就关机,我期望是被一个好心人拣去,因为里面更重要的是有几百个人的联系电话。那些天如丧考妣一样,一个大男人甚至要哭出来。

然后就在QQ上改签名群里发公告,告知同学和朋友手机丢掉的,让他们把号码给我发过来。结果只有两三个人主动发给我。我想也许他们没看见吧,可怎么安慰自己也无法看透人情世故,慰藉破碎心情。我说算了吧,他们不给我也不一个个问过去了,我的确是没有那么好的人缘。

周一领导让我过去谈谈工作,地点是当初来公司面试的地方,往窗外看去,楼下一片高楼拔起的钱江新城。还记得当时踌躇满志地在这两位领导前面试的场景,我知道我不是最好的,但还是侥幸地进来。对工作谈了不到半小时,却发生了几次冷场,我发现我还是依旧地那么不善言辞,没有一点活力和激情,怕被领导见笑了吧。也许我不适合这份工作,在他们心目中的还稚嫩了些。早上来上班的时候胡子老长了也忘了刮,他们也介意了吧。走出大楼时突然又想哽咽,真好想好想哭一场,我没用,我对不起所有帮我的亲人。可是走在街上,我忍住不能哭,人家见到了还像样吗。在回去的路上,又想了好多好多,后来竟然睡着了,结果在公交车里迷迷糊糊地坐了一个小时。

怀里抱着的可能是鬼

选自《裸露生活》第七章

      被一个大四女人调戏,我还是第一次。

      大一的时候,听过一个师兄说,如果说有女人是因为还没有摆脱高中的阴影,秉着“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的信念,那大二的女生一般都像水果摊上新近水果上市,一个一个尤其水灵,就像李丽珍的《蜜桃成熟时》一样,每个都让你涎馋欲滴,大三的女生是昨日黄花,每日虽然精心打扮欲把自己推销出去,却如过气明星,无人问津。到了大四,基本几经毫无指望,如果没有推销出去那不是长得不好看,便是性冷淡。当时觉得这个师兄说的话太过夸张,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觉得夸张的成分很多。总觉得该师兄乃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

       现在,轮到我吃葡萄了,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如果是我心仪的女孩子,可能,我会兴奋,如果,我认识这个女孩,可能我会胡思乱想,可是现在对于我来说,想了很多,但都仅仅把它当作一个成熟学姐可能有事情要和我说一下,又或者哪个社团的来挖角吧。

       晚上7点半——如约而至,按照剧情发展有两种,一、她等我很久;二、没人,大家觉得是那种呢?呵呵第二种,迟到是女人的天性,果不其然。

等了大约十分钟,她来了。一脸坏样,背着双手,大喇喇的走过来:“早就来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