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报纸

曾经喜欢一个女孩,暗恋了三年。
开始,为追这个女孩,哥们给我制定了“三步走”计划,然而走了三年还没有迈出一步。最后,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躁动,约了人家在一家啃得鸡表白。这是我目前为止最猥琐最丢面最失败的一次求偶经历。
然后给她发了条短信:
报纸上说吸烟对肺不好,我把烟戒了;
报纸上说喝酒对肝脏不好,我把酒戒了;
报纸上说吃糖对牙不好,我把糖戒了;
报纸上说想你对心脏不好 ,我把报纸戒了。
现在又有想发这条短信的冲动,不过是另一个对象。是不是每遇到一次表白失败后,都可以把它发给那个让你蛋疼的女孩?
为了爱你,命都豁出去了,报纸算什么啊。唔、、、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倒霉

补办了UIM卡,发现已是128K了。但无法拨打电话和接收短信。于是去表姐夫店里换了个老的CDMA手机,开机显示”卡已损坏”。新办的卡竟然是坏的。谢特!
再去电信营业厅要求换卡,结果对方试了几部手机都没问题的,难道是我和表姐的手机13点,有毛病了?
现在只好弄了个破手机临时在用,一个很老爷的古董手机,在公交车上一掏出来,恐怕会引来无数惊诧的目光。与那些手握山寨机、放着巨大噪音的傻逼相比,似乎觉得更有些特立独行。哥,你太有个性了,我喜欢!
谁让你手机被偷了呢?
不过——嘿嘿,偷去的手机不值几个钱,功能倒强大。我设置了数层密码:开机密码,通讯录密码,短信密码,限制SIM卡密码(只能用我那张SIM卡)。嗯哼,可以想象小偷把手机关机后再打开的孙子样,气死侬!

共凄凉

QQ上从不交谈的高中校友突然发来一个噩耗,高中的虞腾飞老师跳楼自杀了。
难以想象这种事情竟发生在我认识的人里。他还是一个语文老师。虽然从未教过我,但仍然记得这些老师和我们一起,为备战高考共同淌过来的辛泪史。

同学们找到了他的博客。看到几首他写的小词。不甚涕零。
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匆匆离去,博客还停留在五月。你曾为你投水自尽的高中同学写悼文说:“他是义无返顾毅然决然从容赴死的,还是心有不甘有所留恋曾经徘徊呢?谁能告诉我?!”

然而时隔两年,却被自己同样的问题所困扰。为什么,你为什么也不告诉我们为何作此选择?
记得你自己说过的吗?“人,就是他写的字”啊。况身为人师呢?

青玉案·伤别
词:虞腾飞

千古知音最难觅。高山青,流水碧。羞齿未敢对君启。纵使天涯,芳草满路,难移我心志。
雨打桃花风折李,好梦随水恨千里。愁怨如山无从寄。晓风当窗,残月入户,泪洒相思地。 继续阅读>>

去超市捏捏方便面

上班签签名,开会念念经

来自网易跟帖:

消息一打听,百万来应聘。
上班签签名,开会念念经。
平时面铁青,生活烂出病。
不怕老百姓,有事一人顶。
只要后台硬,不怕上法庭。

打油诗反应的是我朝贵国官场五大之怪现状。当然,还有很多很多不便为人知、但却人尽皆知的官场规则。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所谓“最不像贪官的贪官”,无非是一只白乌鸦。因为它还是乌鸦,所以也不是好鸟。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到超市去捏捏方便面

来自黄佐思的唠叨。佐思称,上为他同学的QQ签名。这一签名档所描述的画面、动作可简要概括为“蔫坏”,亦可以“反社会人格之闷骚版”之类的伪学术名词概括,不过,此类无厘头式发泄或曰弱势族群之跪式造反在当下这样一个分崩离析落差抵牾日新月异的年代可谓层出不穷……,在繁复惨烈的社会激荡中,被暗中捏碎的,大约不止“方便面”。——黄集伟

屠熊大会

2009年10月23日,上海女生暴力打人视频在网络上热传。
打人女生据称是上海南湖职业学校二分校的高二学生“熊姐”,在5分多钟时间里,“熊姐”对另一女生抽耳光、踹头踹肚子、拽头发,并助跑10米飞腿踢向该女生背部。一些被惹怒的网友发起“屠熊大会”,号召网友于26号下午1时30分在虹口区邯郸路53号集结。随即“熊姐”及其家庭隐私等信息遭人肉搜索。

操蛋

不开心。
这是我第一次荣幸地被贼骨头摸了去手机。
晚上在姐家吃了饭后直奔西湖烟花大会。去的K402路上人很多,一坨坨的人粘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下的毒手,竟一点感觉都没有。
还没到西湖边,就发现人潮蜂拥而至,连边上五六岁的小女孩都会说“人山人海”。
心情很糟糕,悻悻然看了一点就准备回家,然后无主地走了半个小时。还是不敢相信,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为什么会像魔术一样神奇地消失,几次习惯性地掏口袋,却发现空空的。
马勒戈.彼得.贼骨头先生,我想这一定是比看烟花还令你开心的事情,祝你晚上好梦,明天早上起来记得问候一下你全家,然后出门被K402撞死,那样我也会为你难过的,没有比丢了手机还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