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节

从毕业到工作两三年后,我仍然坚定自己的职业理想是做一个记者,准确的说是电视台记者。混了3年,最后只做了渣浪的一名视频编辑。觉得去电视台的机会渺茫,再加上当时流行记者跳槽到甲方,于是我也放弃了自诩在这行特有天赋的终身职业,跟着一位天天给你画饼谈理想谈善良谈伟大事业的老板一干竟然四年。身边还有不少仍然在做记者,都很有出息的。

这里说两句话:
1、祝你们记者节快乐,天天拿车马费(应得的)。
2、不要幻想着去甲方做企划做公关做品牌会比现在做记者混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