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代表

杭报集团又打来电话,让我代表读者在颁奖仪式上发言。
我婉转推脱。电话那头的女人听起来应该是个大婆婆的年纪,竟然发起嗲来。
求求你嘛,求求你嘛,好伐啦。
我这人还是学不会拒绝,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杯具。而面对一个突然变矫情的女人,更是一下子找不着北了。即使久经情场也奈何不了这种深入男人骨髓的发嗲功力。叹!
好吧,那我就代表一次。
在这个和谐地社会,我们总是莫名奇妙地被别人代表,所以我不喜欢代表别人,也不情愿别人被我代表。

ps:也许对方是位声线成熟地小姑娘,总之我会见到她地。

贵报热心读者

接到一个电话,
荣幸地成为杭州日报报业集团的热心读者,
至于下周一贵报地最佳记者、栏目评选颁奖典礼。
我是一定会去的,即使翘班也坚决要去捧场地。
虽然一年三百六十七天从没看过杭州日报,
但我会争取一年买超过一份都市快报地。

现在急切关心、并将日日思量的是,
有没有偶地大奖?

上报鸟,嘿嘿

作者:吴晓峰
拍摄时间:7月27日
拍摄地点:凤凰南苑

   作者自述:这幅画挂在凤凰南苑3幢的一部电梯里。最近我姐姐家装修,所以我常过去,这幅画不晓得是什么时候挂上去的。平时我也没好意思仔细看,上周末我一个人坐电梯,好好品味了下。真是不可思议,原来是某个高人直接画上去的,之前我一直以为是画好再挂上去的嘞。线条勾勒优美,一气呵成,没有涂改的痕迹。难道是“草根”人体艺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