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消逝中

当我亲手写下这几个字时,心里有多少感慨。那些刚刚从战场上走回来的学生们,又在试题纸上挥洒了多少平静与轩昂,多少潇洒与凄烈,多少瑰丽与颓丧,多少豪歌与感伤,多少的多少,数不尽道不完的哀怨离愁和苦辣酸甜。我们一路走来,身上布满疮痍。

如果回到三年前,我会如何去面对。那个年代似乎离我已很远,我现在变了,换了一个人,所有的都不再是以前的所有。我在苦苦冥思:什么时候才是个开始?

日子很遥远,但并没有在我记忆中完全消逝。想起那天在学校小商店的公用电话里听到妈妈的“喂”时,忍不住痛哭声来,已经顾不上身边嘈杂的人群,眼泪滴在商品的柜台玻璃上,很大很大地化开。那是在我临考前的一个月,水痘缠身。挂下电话没想到妈妈就来了,因为她从没有这样听到我哭过,而我却说“没事”……

高三的日子,我们永远面对的是一张张的白卷,桌面上立满着参考书,除了睡觉吃饭做试题还有什么,每个月我们的心情随着模考成绩的起伏而跌撞着,我那憧憬的名次,老师拍着我肩膀时的眼神,同学们11点后仍然违犯校规在教室里挑灯夜读时映染在窗户上浮动的黄光,怎能忘记一路走来身后留下的泥泞不堪的脚印。那时我们都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艰难地走着,像西西弗斯一样在生命之神为之设置的游戏里挣扎着,我们肩上承载着不能承受之重,在苦难成长的路上,坚定地走着宿命里注定的轨迹。

岁月悠悠,已过几度秋。年华在老去,几度东风几度飞花,芭蕉再绿时,我们已经丝爬鬓梢。人生。行走。消逝。何年何地是我们的归尽。

仍旧记得,几乎每次月考我的作文都会在各班上被朗读,或者复印后贴在各班教室的后墙。那时的我喜欢这样,喜欢诗人,喜欢模拟考时的每一次作文,每次的作文都不会离开诗人,海子,顾城,北岛,屈原,向秀。他们很可怜,我说他们是天堂的孩子,过早地离去。“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默默地死去”。北岛说,我们的路,飘满了红罂粟。

就像他们一样,我行走在消逝的路上。语文高考错了很多选择题,却因为作文的高分,使我依然有欣慰。我感喟着曾经的自豪,翻阅着已经珍藏七八年的读书笔记,我想哭,只因为我变了,时间风化了我的棱,我开始痛恨自己……

是的。我们行走在消逝中。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思想的成熟,那些美丽的梦想、单纯的快乐似乎在一步步离我们远去。
苍茫的丛林间,玛雅文化湮没了;丝绸古道上,高昌古国消逝了。人类在消逝中进步。
行走在消逝中,既有“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怅惘,也有“谁道人生无再少”的旷达……”

[2007浙江高考作文话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