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我就看看这个标题能不能打不出来)

昨天想用谷歌搜图片,试了几次都打不开,然后网上一查,贵国从6月3日开始已经完全封锁谷歌了。原来,最近美帝谷歌公司做起了美梦,计划发射180颗卫星,向全世界提供免费WIFI,我们郑重告诫谷歌当局,我们早已着手屏蔽,不会让你送进哪怕一个字节的信号。一切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对了,今天是啥日子?

其实只想找点快感

下午接到个陌生电话,一看是北京的手机号。
就让它响着,哈哈,我就是偏不接,准是没事找事的。
这哥们执着啊,竟然连续打了三个,第四个老子已崩溃,TMD掐掉!  
不过,怕人家确实有事。就发了个短信过去表示慰问:

偶:“现在不方便,哪位”
某:“你好,我是网易公司的,请问您那边有钢板吗?机房进设备要铺着”(震精!什么?大哥你发错短信了吧?…嘿嘿,看我这么修理你)
偶:“有啊!可我在杭州你在北京呀。。。” (老子兴奋中)
某:“我在杭州电信三楼北机房。”(靠!北京的怎么跑这里来了)
偶:“不好意思,有没搞错…”(我知道玩笑开过头了,先看他怎么回)
某:“对啊。我们现在有机柜进机房,太重……就想问你借下钢板?不知道方便吗?”(我又不是开钢板店的,找我干嘛啊?)
偶:“哦,真不好意思啊,我猜你是打错电话了哦,我没有什么钢板的,刚才只想逗你一下,抱歉啊”(期待怎么回复,看来人家要发飙了)
某:“哦,好的” (以丫这脾气和心态,是个现代老公模范)

1、员工号码很多只相差一个数字,打错到我这里来了
2、对北京陌生号下意识很排斥
3、么快感。

CUN民

(曾经是魏公村的村民,也是CUN民)

邮局门口见!

补助发了吗?

来一份这个,X毛米饭,带走!

今天不熄灯吧?!

今天谁不去上课?

今天有没有点名?

XX,帮我占个座。

XX,帮我带下饭吧。

XX,帮我打一下开水。

七点有会,谢谢合作!

我下去买点东西。

到几食堂吃?
………………

抵制家乐福:喊打过街老鼠

很久没去荡家乐福,眼看着网上抵制法国货的爱国声势不断高涨,就顺便去看看吧,毕竟这是在中国商品最廉价的超市航母之一。学校附近有两个家乐福,一南一北,北边中关村广场地下的是亚洲旗舰店,南边首体店也不小,三站小地便到。我往往是南北两店轮流去,没事就去,空手回是常见的,因为过两天里面就会有新变化,比如货架布局,比如商品促销。

不喜欢北京的一切,但唯独北京这座城里的家乐福是我最喜欢的超市,在家乡的任何超市都不会有这样的购物感觉。顺眼。在这里,像女人一样,购物也是享受。

晚上20点,门口熙熙攘攘手牵手大袋小包进去的人比出来的多。我在想今天我来这里也是有特殊理由特殊思想的,同来的顾客里面也许还有不少在短暂的时间之前发帖、签名声援抵制家乐福,晚饭后却又陪着男朋女友乐颠颠地来给家乐福增加利润……

所以,眼下的家乐福股东们会懊恼吗?其实一点也不,至少是不用担心销售额的。似乎法国人和浙江人一样,都有共同的生意经,顾客心里想的他都知道。 (更多…)

水到渠不成

饱带干粮,晴带雨伞,点滴积累,水到渠成。

今天突然看到实习时外出拍摄遇到的一个姑娘的签名。不知道她要表达的准确意思,但想必就是和工作有关。据说她工作了一年多,因为自己觉得似乎没学到什么就辞职了,自己在家开淘宝店。

今天早上起来意外发现窗外的北京城刚刚被春雨洗礼了番,这是零八年的第一场雨。中午天作放晴,可是怕还会下就手上带了把伞出门。

昨天突然决定一定要去出去转转看看敦煌艺术展,觉得这么出去走一下也是如此难以拖动自己的腿,没有心情,没有工作,生活只有双扣,我的干粮再哪里呢。

晚上改了状态,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人生好像已经开始抛锚。

T32次列车上的艺术家

      前些天回北京,提前12天买票竟然也只有第12天的票才能买到,为什么呢?正值全国各地艺术院校招生,候车时才发现提着画板和颜料箱的学生取代了肩扛大包小包的农民工。好不容易挤上车,对号找座,车上已无立足之地了。然而放行李时心里一阵暗喜,旁边对面都是美女!这次这么幸运,不仅是双座排靠窗,还被众美女包围……140

      这是一群花样男女。就像以前在大学里遇见舞蹈系的一样,总有他们独特的标签。

      对面几位美女与其走廊相隔的四五位美女用方言聊得旁若无人,我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她们的目光和姿态。好在我也涉足浙江近半,极力专注地在听她们云云。等乘客几乎都坐定了,列车长过来巡查,扫视着行李架微笑地感慨 (更多…)

奔命

一个多星期了,才发现这些天来我每天都做着千篇一律的事情。每天清晨带着同样沉重的心情等待迟迟未来的公交车,有时会等上半小时。当我开始过上这样的生活的时候,北京,这个会让我迷失的城市,不再迷恋。北京是个诺大的城,拥挤,粗糙。

公交车不能直达,我必须转车。为了少转一趟车,我固执地宁愿徒步,花十五分钟,穿过四个宽大的地下通道,走两站地的路程。这儿正是北京人流量最大的地方之一:前门。每天,我在前门西和前门东之间来回折返,总是遇到一车一车的、穿着统一T恤的夏令营游客,那一队的红色遮阳帽和一个个不同颜色的方阵,让我更有“身是客”的感觉。在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他们中的几个会看看我,你可知道,我也是“北漂”,可我不太喜欢这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