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是不是你想要的

今天部门聚餐,我因为工作没去,当然送别这种散伙饭我是最不愿吃的。回来听说他们吃得很开心,都在说我以后怎么办,没人给我带早餐了。我感谢她,手受伤后她给我带了2个多月的早饭,如今她要走了。  

最近公司一个一个走了很多人,很惋惜。只怕我越来越忙,更多的事情揽到我身上。老板说,公司越是生意不好,员工越忙,有时候忙地让你看不到未来。其实我们永远也想不到未来会怎样,不管这份工作是不是你想要的,当你走的时候,如果有人无比惋惜地挽留你,那你未来的人生总会如愿。希望时隔多年,当我们经过各种辛苦和幸运后回望来路时,能够风轻云淡地会心一笑。

这秋天

家里的宽带欠费了,才通知我来吴江已经整整一年。就是去年的秋天来的。

从来没想过会离开杭州那座城市。有时候分别不是我们的选择,是命运。我也想过,如果当初放弃工作,那一年后的我是什么模样。可能不会再学平面设计,不会玩电商,不会遇到操蛋的爱情,不会发生车祸,不会长胖……也许还是每到周末或者长假,拿着相机独行采风,拍下些不经意的零乱。经常在西湖边看人流着流着过去来回,不是留恋什么,不是爱恋谁,只是觉得这座城来生就与我息息相关。

在这无网的夜晚,想看下书,却发现庄雅婷的那本书找不到了,买来只看了扉页。我又想,如果读书时写的那么多好文章能保存下来,如果家里那么多90年代初的CD唱片还在,如果我两三岁时的黑白照片还能找到,如果买那么多书每天都能看一点点……有多好!然后我又打算,我要学音乐,学钢琴。我要锻炼身体,要有人鱼线。我还要创业,我要更好的生活!然而总是不见波澜虚妄一生,每年都有耀眼的目标,看得到灯塔,却到不了岸。也许是知道的道理太多,实践的经验太少。当我们执着往前奔的时候,生活里占据了太多的想象。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更多…)

老大不高兴

早上起了个大早,赶到和平广场。
今天是杭州电子信息博览会开幕,下午有3G相关企业的签约仪式。
主角是贵公司,老大王晓初,金德水、苹果王、老蔡等省市领导都来捧场。

王书记上台讲话,竟然很“拽”:“稿子我就不念了,我知道上面写得都是好话。我讲一些中肯的。。。”
然后自己发挥啰嗦了半天,想好好借这个机会讲几句该讲的,但恰恰讲了些不该讲的。
这是关于电信CDMA的大会,王书记却大侃杭州华数的好和未来,以及对杭州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要作用,政府要大力支持华数。死胖子,竟然不给王总面子!
要知道,华数是杭州市政府牵头成立的公司,是苹果王亲手扶持起来的!是杭州电信的竞争对手!苹果王把希望赋予在华数上,而不是电信。
会后,领导说,老大听了苹果王的话后脸色很难看,很 (更多…)

好与不好,都要继续

现在为止,工作满打满算一年,
2007年的这个时候,我正好在贵党某宣传部实习,
每天横跨半个北京城来回奔波,
最后还是由于某种原因干了一个月就走了。
回顾走来的路和当年的文字,
发现眼前的道路原来越窄,
心早已换了一片天。

两年后的今天,
同样下着雨。
每天都在奔命
只是
好与不好的区别

如果真有那么多票票。。。

1、
早坐89路公交车,
发现鸟一戴眼镜的帅锅,歪着脑袋,手里在数很大一坨钞票。
哇靠,有钱淫啊!整整齐齐的至少一公分厚,还被白带捆着。MS刚从银行里取出来,,,
只有一种颜色棕色的,不知虾米币,总之不是人民币。也不排除冥币。
我跟另外一个女人一直盯着他。
咦?上面好像有汉字,不像外币啊。
数了不到一半,突然收手。这时才发现。。。
上面的字是:“点钞练功专用票156
女人抬头看看我,憋着差点笑出来。
帅锅继续从头开始数。

2、
下午,
领导又在会议室跟我用心良苦苦口婆心促膝长谈了足足一个小时,
说”了下以前说过不下三次的话。120
ER…
环境使然,主要还是自己不够上进,
唉,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以后要有很多票票的!

心 • 疼

无论什么时候,心都无法安定下来。这里虽然会偶尔过来看看,但每次都感到脑海里好像越来越干枯,虽然满是心情,却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前几天粗心得把手机也丢了,用了刚好整整一年,心疼得要死。里面照片和包括我的简历等文档都没了,当时就打电话过去,结果早就关机,我期望是被一个好心人拣去,因为里面更重要的是有几百个人的联系电话。那些天如丧考妣一样,一个大男人甚至要哭出来。

然后就在QQ上改签名群里发公告,告知同学和朋友手机丢掉的,让他们把号码给我发过来。结果只有两三个人主动发给我。我想也许他们没看见吧,可怎么安慰自己也无法看透人情世故,慰藉破碎心情。我说算了吧,他们不给我也不一个个问过去了,我的确是没有那么好的人缘。

周一领导让我过去谈谈工作,地点是当初来公司面试的地方,往窗外看去,楼下一片高楼拔起的钱江新城。还记得当时踌躇满志地在这两位领导前面试的场景,我知道我不是最好的,但还是侥幸地进来。对工作谈了不到半小时,却发生了几次冷场,我发现我还是依旧地那么不善言辞,没有一点活力和激情,怕被领导见笑了吧。也许我不适合这份工作,在他们心目中的还稚嫩了些。早上来上班的时候胡子老长了也忘了刮,他们也介意了吧。走出大楼时突然又想哽咽,真好想好想哭一场,我没用,我对不起所有帮我的亲人。可是走在街上,我忍住不能哭,人家见到了还像样吗。在回去的路上,又想了好多好多,后来竟然睡着了,结果在公交车里迷迷糊糊地坐了一个小时。

毕业迷途,杭州

没想过毕业后日子会如此难过。但想到白岩松和水均益曾经睡过天桥,我就有力量去面对这一切了,至少我还有空调的房间可以睡觉,尽管落魄,尽管打游击战。
这些天来,感谢亲爱的小姨,姐姐,姐夫,张磊哥为我的操心,谢谢小丁所有的无私帮助。我会加油的。

水到渠不成

饱带干粮,晴带雨伞,点滴积累,水到渠成。

今天突然看到实习时外出拍摄遇到的一个姑娘的签名。不知道她要表达的准确意思,但想必就是和工作有关。据说她工作了一年多,因为自己觉得似乎没学到什么就辞职了,自己在家开淘宝店。

今天早上起来意外发现窗外的北京城刚刚被春雨洗礼了番,这是零八年的第一场雨。中午天作放晴,可是怕还会下就手上带了把伞出门。

昨天突然决定一定要去出去转转看看敦煌艺术展,觉得这么出去走一下也是如此难以拖动自己的腿,没有心情,没有工作,生活只有双扣,我的干粮再哪里呢。

晚上改了状态,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人生好像已经开始抛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