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和跳楼的关系

今天去北科大的同学那,站在他们高高的宿舍里,无聊之时谈及跳楼。五月的天很阳光很灿烂,却偏有那么多看不到阳光想不开的人。这些天,每每和同学朋友们谈及此事,总感到现在大学生很愚蠢,他们已经是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不料此北科大同学又爆出猛料:说科大于五月三十日早上七点左右又一男生从逸夫楼坠下,当场死亡,警方初步认定这是一起自杀事件。可悲啊,成为了五月跳楼风波压轴力作,正真的人生终极尝试。我们不排除怀疑此人与“前辈”们有相同心态。

相当有趣的事,昨晚我校也差点发生一起跳楼事件,幸而被及时制止住,但还是惊动了区警方。贴吧似乎也“现场直播”,不断有人点击询问具体情况。差点我校又要出名,因为这不是五月了,可正值六月一日啊!与五月三十一日极具不同意义。

大学生跳楼,自然不是好事,但也似乎是有趣事儿。现在一个大学校园里流行高层建筑,地皮不够用呀,当然有办法。一幢幢新盖的楼都至少十几层,甚至有二十余层的,这样跳楼自然也很方便很干脆,以前可以是“啪~~~~~~啊~~~~”,现在变成“啊~~~~~啪~~~~~”,异曲当然也是不同工的,因为结果不一样呀。现在甚有人叹息,某些地方的一个县城还不如一个大学校园发达……对于跳楼媒体也很热衷,因为它比民工跳楼更有价值更有爆料。于是有媒体专门统计历年大学生跳楼人数,果然有收获。有数据显示:2002年全国大学生自杀案件是27起;2004年为68起;2005年为116起;2006年为130起。大学生自杀事件有逐年增多的趋势。2007年呢,还没过完,但截至五月底数据就令人生畏了。有人说五月也变成黑色的五月了,这是大学生们的;而黑色的六月则属于那些在险象环生的炼狱后期待攀上象牙塔的高中毕业生们的。这就无法理解了,还有人没爬上顶就自己跳下来了,可惜吗?不是可惜可以感慨的!

媒体高兴了,专家急了。有人蹦出来说大学教育在引导学生的人生规划和价值观念的塑造上目前已凸显乏力,学生应被做更多的心里干预。我的上铺在心理中心勤工俭学,回来说心理中心新来的老师相当关注,将在月刊《心田》上做重点心理铺导,端正大学生思想观念,很迫切呀。

五月,在我印象中是鲜花的季节、歌唱的季节,前些天在网上看到尽是各大学校、各地政府举办“五月鲜花”种种清一色的歌唱比赛或是文艺晚会。是啊,在我校还刚举办完呢,也叫“五月鲜花”。难道五月也是鲜花凋零的季节?大学生花季凋零啊,当然我们也心痛。总结一下,有以下几点:五月,临近应届大学生离校期,各种矛盾凸显。毕业论文过不过是最当前现实的,不是能顺利过关的;感情问题,现在都谈恋爱了,校园是个练爱的好场所,但毕业后能否继续牵手,是关系一生幸福的事。有些人很坦然面对,分手就分手吧,把大学恋爱当作是游戏,没有表情。另一种人是爱你爱到死,不离不弃,等被弃时,她(他)便真的去死了,很忠贞呀!就业问题,这是普遍的矛盾,硕士博士研究生都找工作两腿四端跑,何况是本科生啊。跳楼中不是有很多硕博研的?

也有人说了,大学责任在于教书,更在于育人。高等教育应该亟需列入心理健康、职业规划、婚姻家庭、人际交往等课程,好在我校都开设了这样的课程。我选了心理健康,但从没怀疑过自己有心理疾病、不健康,至少没有跳楼的冲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