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

补办了UIM卡,发现已是128K了。但无法拨打电话和接收短信。于是去表姐夫店里换了个老的CDMA手机,开机显示”卡已损坏”。新办的卡竟然是坏的。谢特!
再去电信营业厅要求换卡,结果对方试了几部手机都没问题的,难道是我和表姐的手机13点,有毛病了?
现在只好弄了个破手机临时在用,一个很老爷的古董手机,在公交车上一掏出来,恐怕会引来无数惊诧的目光。与那些手握山寨机、放着巨大噪音的傻逼相比,似乎觉得更有些特立独行。哥,你太有个性了,我喜欢!
谁让你手机被偷了呢?
不过——嘿嘿,偷去的手机不值几个钱,功能倒强大。我设置了数层密码:开机密码,通讯录密码,短信密码,限制SIM卡密码(只能用我那张SIM卡)。嗯哼,可以想象小偷把手机关机后再打开的孙子样,气死侬!

操蛋

不开心。
这是我第一次荣幸地被贼骨头摸了去手机。
晚上在姐家吃了饭后直奔西湖烟花大会。去的K402路上人很多,一坨坨的人粘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下的毒手,竟一点感觉都没有。
还没到西湖边,就发现人潮蜂拥而至,连边上五六岁的小女孩都会说“人山人海”。
心情很糟糕,悻悻然看了一点就准备回家,然后无主地走了半个小时。还是不敢相信,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为什么会像魔术一样神奇地消失,几次习惯性地掏口袋,却发现空空的。
马勒戈.彼得.贼骨头先生,我想这一定是比看烟花还令你开心的事情,祝你晚上好梦,明天早上起来记得问候一下你全家,然后出门被K402撞死,那样我也会为你难过的,没有比丢了手机还难过!!!

心 • 疼

无论什么时候,心都无法安定下来。这里虽然会偶尔过来看看,但每次都感到脑海里好像越来越干枯,虽然满是心情,却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前几天粗心得把手机也丢了,用了刚好整整一年,心疼得要死。里面照片和包括我的简历等文档都没了,当时就打电话过去,结果早就关机,我期望是被一个好心人拣去,因为里面更重要的是有几百个人的联系电话。那些天如丧考妣一样,一个大男人甚至要哭出来。

然后就在QQ上改签名群里发公告,告知同学和朋友手机丢掉的,让他们把号码给我发过来。结果只有两三个人主动发给我。我想也许他们没看见吧,可怎么安慰自己也无法看透人情世故,慰藉破碎心情。我说算了吧,他们不给我也不一个个问过去了,我的确是没有那么好的人缘。

周一领导让我过去谈谈工作,地点是当初来公司面试的地方,往窗外看去,楼下一片高楼拔起的钱江新城。还记得当时踌躇满志地在这两位领导前面试的场景,我知道我不是最好的,但还是侥幸地进来。对工作谈了不到半小时,却发生了几次冷场,我发现我还是依旧地那么不善言辞,没有一点活力和激情,怕被领导见笑了吧。也许我不适合这份工作,在他们心目中的还稚嫩了些。早上来上班的时候胡子老长了也忘了刮,他们也介意了吧。走出大楼时突然又想哽咽,真好想好想哭一场,我没用,我对不起所有帮我的亲人。可是走在街上,我忍住不能哭,人家见到了还像样吗。在回去的路上,又想了好多好多,后来竟然睡着了,结果在公交车里迷迷糊糊地坐了一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