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倒地后发现没人理,就起来演讲了

10月3日下午四点多,杭州汽车北站候车室一位老妪突然倒地不起,还一边呻吟着,行李放在一边。我以为是没赶上车伤心过度,或者某种疾病犯了。过了好几分钟都没人去搀扶,大家都看一眼就从身边走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不敢插手。后来有车站的工作人员走到她身边我就上去问了下,说有神经病,警嚓也拿她没办法,她在车站已经待了快一天,就是不想走。过了会儿,她又站起来向乘客们发表起了演讲,听不清她胡言乱语什么,只听到了些“白毛女”、“洪湖水”、“刘胡兰”、”毛主席”、“不要唱歌,不要表现自己”,“不要对电视有任何评价”等莫名其妙的话,反复提到什么“灶房”,好像有冤情。感觉她这么大年纪了懂很多历史,普通话也挺标准。当我5点半检票上车的时候,她在其他检票口跟车站工作人员正常交谈着。

我想此事必有蹊跷。如果有机会采访她的话,我会问,“你对《新闻联播》有何评价?”
元芳,你怎么看?

烂漫的事

匆匆忙赶回了家,不到24小时又回到杭州。姐问我干吗不过了中秋再回来,其实我不知道10月3号是中秋。真有些懊悔。
家里无事,在杭也是一个人。放假前还思量着这么长的假期去哪里解闷,要么在家算了。孤单一人,宅在家里总有堂而皇之又合适的理由。但后来发现,每天都有要做的事情,甚至都做不完。
中秋晚上发烧头痛,打了几个电话后便无聊到看晚会。不知道外面的月亮有多近。秋冷了月光,此刻,应该是有人欢笑,有人困扰。

这些天天气真当不错,幸许可以找点烂漫的事。

今天我们可以把自家的阳台当成天安门城楼,再把自己当成领导人,把路人当成军队,再把路过的美女都当成受阅的女兵,向她们频频招手……如果路人不理咱,咱就独自感受中秋明媚的阳光……

117117117

放假休息

放假都好几天了,明天就要回家。未来真的很难预料,即使是离你不远的几天,你都无法确定会怎样度过、会发生什么。趁熄灯还有几十分钟,整理之余写几个字,不怎么常来了都,感觉有忙不完的,最后还是瞎忙。认命吧,就这样了。

本想着考完试博客改版,都忙到哪儿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