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多少穿多少

2013年外国人中文十级考试题:请考生写出以下两句话的区别在哪里?

1. 冬天:能穿多少穿多少; 夏天:能穿多少穿多少。
2. 剩女产生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谁都看不上,二是谁都看不上。
3. 地铁里听到一个女孩大概是给男朋友打电话,“我已经到西直门了,你快出来往地铁站走。如果你到了,我还没到,你就等着吧。如果我到了,你还没到,你就等着吧。”
4.单身人的来由:原来是喜欢一个人,现在是喜欢一个人。
5.两种人容易被甩:一种不知道什么叫做爱,一种不知道什么叫做爱。
6.想和某个人在一起的两种原因:一种是喜欢上人家,
另一种是喜欢上人家。
7.女孩约的男孩迟到了有两个原因:
1、睡过了。2、睡过了。
老外终于泪流满面,交白卷,回国了

(转自网易跟帖)
笑尿我了,勉强10级。160
中国人都不一定全能看懂,这是要把老外和小外们都惊呆的节奏呀。

去超市捏捏方便面

上班签签名,开会念念经

来自网易跟帖:

消息一打听,百万来应聘。
上班签签名,开会念念经。
平时面铁青,生活烂出病。
不怕老百姓,有事一人顶。
只要后台硬,不怕上法庭。

打油诗反应的是我朝贵国官场五大之怪现状。当然,还有很多很多不便为人知、但却人尽皆知的官场规则。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所谓“最不像贪官的贪官”,无非是一只白乌鸦。因为它还是乌鸦,所以也不是好鸟。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到超市去捏捏方便面

来自黄佐思的唠叨。佐思称,上为他同学的QQ签名。这一签名档所描述的画面、动作可简要概括为“蔫坏”,亦可以“反社会人格之闷骚版”之类的伪学术名词概括,不过,此类无厘头式发泄或曰弱势族群之跪式造反在当下这样一个分崩离析落差抵牾日新月异的年代可谓层出不穷……,在繁复惨烈的社会激荡中,被暗中捏碎的,大约不止“方便面”。——黄集伟

屠熊大会

2009年10月23日,上海女生暴力打人视频在网络上热传。
打人女生据称是上海南湖职业学校二分校的高二学生“熊姐”,在5分多钟时间里,“熊姐”对另一女生抽耳光、踹头踹肚子、拽头发,并助跑10米飞腿踢向该女生背部。一些被惹怒的网友发起“屠熊大会”,号召网友于26号下午1时30分在虹口区邯郸路53号集结。随即“熊姐”及其家庭隐私等信息遭人肉搜索。

该评论已关闭

最近看网易的新闻都快要憋出前列腺了,越来越多的新闻都被关闭跟帖。能发帖的还他妈要审核,审你妈逼。
有这么多帖子你审核得过来嘛,周末晚上还像个机器人似地工作,任劳任怨,我谨此向伟大的编辑致敬!

继续阅读>>

五月十五疯兄逢场作戏

去年逢殇猪坚强,
今年流感猪疯狂。
女工捡得三百万,
无料获罪把身缠。
国难当头出游玩,
陡然翻身变局长。
杭州风光美名传,
学子无辜逝天堂;
纨绔飙车七十迈,
人渣有种拿命还!

——(根据今日热点新闻作)

上报鸟,嘿嘿

作者:吴晓峰
拍摄时间:7月27日
拍摄地点:凤凰南苑

   作者自述:这幅画挂在凤凰南苑3幢的一部电梯里。最近我姐姐家装修,所以我常过去,这幅画不晓得是什么时候挂上去的。平时我也没好意思仔细看,上周末我一个人坐电梯,好好品味了下。真是不可思议,原来是某个高人直接画上去的,之前我一直以为是画好再挂上去的嘞。线条勾勒优美,一气呵成,没有涂改的痕迹。难道是“草根”人体艺术? 继续阅读>>

不签字不手术,孕妇之死折射人道缺失

当笔者看到北大法学院某位教授以“涉嫌过失杀人”为由给“冷血”丈夫肖志军定罪时,不禁为已是后悔而又悲愤的肖志军本人以极大的同情,然而在人们眼睁睁看着死去的母子两人尸骨未寒,九泉之下又会作何判断,能原谅这个“固执”的丈夫么?

新浪在对此次事件的调查中显示,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选择认为肖志军应该对孕妇和未出世孩子的死负责,百分之二十的网友认为主要责任在于医院、医师以及目前的医疗制度。肖志军本人在死者母亲的痛打后,也在这百分之七十的绝大多数人的谴责、声讨中付出了代价。争论还在继续,丈夫仍然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坚持要将妻子尸身带回湖南老家,并称要将医院告上法院,“给妻子一个交待”。

李丽云的死,究竟该是谁之过?

据报道,孕妇李丽云在三个小时的急救过程中先后四次停止心跳,生命迹象微弱。在没有征得丈夫签字的情况下,医院“请示”各级领导,领导再“请示”上级。最终孕妇还是在“如果家属不签字,不得进行手术”的指示中悄声地命赴黄泉。而医生面对这样的指示和规定,也手足无措。

人们拿出《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指出医院已经作了最大努力,完全按照法律规章执行,在此案中没有任何过失。家属的拒绝签字,是直接导致孕妇死亡的原因。

而对于目前该医疗管理制度,有人则提出疑问。新浪转载红网的评论认为:“让患者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就是典型的“霸王条款”。按卫生部门的说法,签字是让患者选择,而选择的条件必须是两个以上,而“手术同意书”显然不是“选择”而是“决定”。我个人认为,医院让患者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应该是对病情和治疗方案知情的一种认可,需要如何治疗应该由医生说了算,而不是让患者来决定是否动手术。……由是观之,逼迫患者或家属在手术前签字,无疑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同时在我看来,目前医院的“手术同意书”签字制度是导致在此类事件中医生表现“无能为力”的直接枷锁。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当一个活生生的人躺在你面前奄奄一息将要死去,而你又不去救他时,作为医生的你心里会安宁吗?还有良心吗?一位网友说的好:医院作为专业机构对于孕妇若不做手术的后果是很清楚的,对于做手术的“后果”应该也是很清楚的,法律已明确规定不签字就不能手术,一旦擅自进行手术就是违反规定,在受到处罚的同时还要承担后果 继续阅读>>

有感于“楚门的世界”

人生就像一出戏,没有彩排的戏。

在楚门的世界里,我对这句话更信以为真,每个人都在戏里演绎着不同的角色,对周围发生着影响和反应。但影片里的生活甚至有些荒诞不经了,他从还没呱呱坠地到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每时每刻甚至每秒都在公众的视野中,他不知道自己是个全球人皆知的大明星,他的所有一举一动,出生、吃饭、睡觉、恋爱、工作……都在通过电视台24小时不间断地向世界直播着,而他却依然生活地乐此不彼。他是个幸运而又可怜的人,幸运是他能被选中成为世界人们都追捧的对象,家喻户晓;可怜的是他被当作一个试验品一样,像是只关在笼子里的猴子,在一座虚假的公园里被人玩耍,他身边的朋友、妻子、同事、房屋、汽车、草木都是为他而演而建。直到30岁,他才认识到整个世界都是怪诞的,人们都在用尽一生在演戏,而只有他自己是傻傻地、没有任何隐私地、真实地活着。

影片中让我们惊讶,只是这样一个电视节目,却花了巨大的资金来塑造了如此宏大的世界工程——另一个“世界”,它是一个诺大的摄影棚,在这个“世界”里,主宰者可以通过电脑随意控制它的天气状况、闪电、风浪、日出日落,天空是假的,太阳月亮也是假的。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串谋,他们随身带无线耳机,随时听从调遣。数千部高级摄像机藏匿于各个角落,无论他走在哪儿,都有无数只眼睛盯着他……

在电视媒介中,姑且不去论它的行径正当与否、人们接受与否,能30年始终不移地制作这样一个电视节目、不停地播出,已是足让我们大为惊叹了。可惜在现实世界里他们没法、也不可能制造这样的一个“世界”,更不可能会有这样的电视节目,它只是个电影罢了,一部看了之后让我们仍然激情澎湃的电影。它只在给我们以娱乐,影片投资方赚够钱的同时,抛给我们一个思考的东西:媒介的伦理规范。

这场设计好的持续了三十年之久的旷古未有的真人秀节目在他意识到真相,想尽办法走出那扇“天际”的门时,一切都结束了,导演的煞费苦心也告一段落。不过节目终究是获得成功的,它营造了极高的收视率,创造的了巨额的收益,总体赢利甚至超过某些国家的国民收入!如此大的节目为什么能旷日持久地持续整整30年?如果楚门后来没发现自己是生活在别人的监视下节目还会一直播下去,甚至可能直到他死亡。大部分的观众都怀着一颗好奇、热衷的心关注着他在节目中的命运,或者说是他真实的命运结局,人们对他一天到晚的琐事感兴趣,对他的生活状态感兴趣,对他的工作感兴趣,对他的恋爱生活感兴趣,却不知道自己是在跟着“犯罪”。影片在道德伦理和媒体行为指导上引起重大非议,笔者认为至少侵犯了他人的隐私权。曾与楚门有接触的女友舒薇亚,在电话里与导演有一段口舌之争。舒薇亚说:“你有什么权利让一个人从婴儿开始就变成一种商品?你这样做不觉得有罪恶感吗?”而导演说:“我给楚门一个引领他去过普通生活的机会,这个世界所生活的地方,是病态的地方。而‘海天堂岛’演示的才是真正世界的样子。你所发出的不平之鸣是多余的,因为我们没发阻止他,楚门会喜欢自己的处境的。”一个近乎寓言式的故事,给了我们去寻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