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维权:余杭中泰垃圾焚烧厂事件

浙江杭州市民持续了两周的反对当地修建亚洲最大垃圾焚烧厂的聚集抗议行动,5000警察与3万抗议者发生冲突。

有现场群众传出的消息:浙江省官员到达现场,停留8分钟,说垃圾厂是要建的。随后,出动5,000特警,手机信号屏蔽车现场封锁消息。网友上传了大量被殴伤民众的照片,当地已严厉封锁消息,删除网帖和照片,媒体集体噤声。

余杭垃圾厂维权
5月10日,浙江杭州市余杭区中泰乡逾3万民众上街示威,抗议当地兴建亚洲最大的垃圾焚烧厂。(来源:网络图片)

余杭中泰垃圾事件

据悉,杭州当地出动了特警,使用了防空盾和催泪瓦斯。周边所有通讯中断。
继续阅读>>

这秋天

家里的宽带欠费了,才通知我来吴江已经整整一年。就是去年的秋天来的。

从来没想过会离开杭州那座城市。有时候分别不是我们的选择,是命运。我也想过,如果当初放弃工作,那一年后的我是什么模样。可能不会再学平面设计,不会玩电商,不会遇到操蛋的爱情,不会发生车祸,不会长胖……也许还是每到周末或者长假,拿着相机独行采风,拍下些不经意的零乱。经常在西湖边看人流着流着过去来回,不是留恋什么,不是爱恋谁,只是觉得这座城来生就与我息息相关。

在这无网的夜晚,想看下书,却发现庄雅婷的那本书找不到了,买来只看了扉页。我又想,如果读书时写的那么多好文章能保存下来,如果家里那么多90年代初的CD唱片还在,如果我两三岁时的黑白照片还能找到,如果买那么多书每天都能看一点点……有多好!然后我又打算,我要学音乐,学钢琴。我要锻炼身体,要有人鱼线。我还要创业,我要更好的生活!然而总是不见波澜虚妄一生,每年都有耀眼的目标,看得到灯塔,却到不了岸。也许是知道的道理太多,实践的经验太少。当我们执着往前奔的时候,生活里占据了太多的想象。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继续阅读>>

曾经爱你,爱了整整一个曾经

用单反四年,还是第一次拍荷花,心里一直不相信自己的技术,所以之前都没去拍。
7月初,带着一份对爱情美好的希冀,在西湖边待了半天,赏花,拍花;等鸟儿,拍鸟儿。如果说拍的好看,也是因为心情,因为热爱。或许,还因为是为某个人而拍的吧。

每次回杭州的意义都不同,为了爱情或为了心情。前几天去杭州时,桂花香已经浸透了整座城市。回想起来,那股悲凉已经透到了心底。哦,秋天了。

正好三个月过去了,把照片放上来。曾经爱你,爱了整整一个曾经。

杭州荷花摄影
杭州西湖荷花
杭州西湖荷花美图
杭州西湖荷花照片 继续阅读>>

她倒地后发现没人理,就起来演讲了

10月3日下午四点多,杭州汽车北站候车室一位老妪突然倒地不起,还一边呻吟着,行李放在一边。我以为是没赶上车伤心过度,或者某种疾病犯了。过了好几分钟都没人去搀扶,大家都看一眼就从身边走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不敢插手。后来有车站的工作人员走到她身边我就上去问了下,说有神经病,警嚓也拿她没办法,她在车站已经待了快一天,就是不想走。过了会儿,她又站起来向乘客们发表起了演讲,听不清她胡言乱语什么,只听到了些“白毛女”、“洪湖水”、“刘胡兰”、”毛主席”、“不要唱歌,不要表现自己”,“不要对电视有任何评价”等莫名其妙的话,反复提到什么“灶房”,好像有冤情。感觉她这么大年纪了懂很多历史,普通话也挺标准。当我5点半检票上车的时候,她在其他检票口跟车站工作人员正常交谈着。

我想此事必有蹊跷。如果有机会采访她的话,我会问,“你对《新闻联播》有何评价?”
元芳,你怎么看?

为领导送行

晚上七点十分在天目山路学院路口等灯,前方一直绿灯,绿了七八分钟,以为灯坏了而两交警在瞎指挥。

堵了差不多十分钟后,警车领着一辆像殡葬车一样的大面包车冲过,然后灯又神奇地恢复正常。

哪个大灵道死了呀,还死了一车?整条马路都为它们肃立啊~

『情人节』做一道开房的算术题

有3个人去开房,
一晚30元。
三个人每人掏了10元凑够30元交给了老板.
后来老板说今天优惠只要25元就够了,
拿出5元命令服务生退还给他们,
服务生偷偷藏起了2元,
然后,
把剩下的3元钱分给了那三个人,
每人分到1元.
这样,
一开始每人掏了10元,
现在又退回1元,
也就是10-1=9,
每人只花了9元钱,
3个人每人9元,
3 X 9 = 27元 + 服务生藏起的2元=29元,
还有一元钱去了哪里?

遇见爬爬江一燕

做记者的好处是,总能见到明星,如果是自己的喜欢的,那是最开心的事情,甚至会因此而喜欢上这份工作。

倚靠西湖边,在一所很隐秘的私人居所里见到了江一燕,古朴雅致的厢房很适合她。她推门出来时我竟没认出这个美女。

继续阅读>>

操蛋

不开心。
这是我第一次荣幸地被贼骨头摸了去手机。
晚上在姐家吃了饭后直奔西湖烟花大会。去的K402路上人很多,一坨坨的人粘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下的毒手,竟一点感觉都没有。
还没到西湖边,就发现人潮蜂拥而至,连边上五六岁的小女孩都会说“人山人海”。
心情很糟糕,悻悻然看了一点就准备回家,然后无主地走了半个小时。还是不敢相信,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为什么会像魔术一样神奇地消失,几次习惯性地掏口袋,却发现空空的。
马勒戈.彼得.贼骨头先生,我想这一定是比看烟花还令你开心的事情,祝你晚上好梦,明天早上起来记得问候一下你全家,然后出门被K402撞死,那样我也会为你难过的,没有比丢了手机还难过!!!

老大不高兴

早上起了个大早,赶到和平广场。
今天是杭州电子信息博览会开幕,下午有3G相关企业的签约仪式。
主角是贵公司,老大王晓初,金德水、苹果王、老蔡等省市领导都来捧场。

王书记上台讲话,竟然很“拽”:“稿子我就不念了,我知道上面写得都是好话。我讲一些中肯的。。。”
然后自己发挥啰嗦了半天,想好好借这个机会讲几句该讲的,但恰恰讲了些不该讲的。
这是关于电信CDMA的大会,王书记却大侃杭州华数的好和未来,以及对杭州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要作用,政府要大力支持华数。死胖子,竟然不给王总面子!
要知道,华数是杭州市政府牵头成立的公司,是苹果王亲手扶持起来的!是杭州电信的竞争对手!苹果王把希望赋予在华数上,而不是电信。
会后,领导说,老大听了苹果王的话后脸色很难看,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