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有一个家叫中国

国庆发一个笑话。微博和脸书上传得很火,其实评论更好看,哈哈哈

针对香港一些团体和人员“占领中环”非法集会活动,香港社会各界表示强力谴责,呼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达诉求。10月1日,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高三(17)班的学生斯雨在深圳新闻网上向香港同龄同学发出一封公开信,呼吁同学们回到教室去,相信国家,相信社会理性。

公开信全文如下:

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

—-致我亲爱的香港同龄同学们的一封公开信

我是一名普通的深圳中学生,近日在网上看到香港“占中”的事件,昔日美丽、有序的香港街头变得很混乱,深感意外。当我得知香港有部分学生参与罢课,甚至走上街头,觉得非常不理解。我作为同龄人,也作为你们的邻居,忍不住想对你们说几句心里话。

不管这些同学们出于什么样的理念,我想我们都处于豆蔻年华。无论身处什么政治制度,我们现在最大的政治就是好好学习,为将来的发展打好基础。听说香港参与罢课的和走向街头的学生还未成年,即使少部分年长些,最多也是刚届成年,我们对政治的了解还是很有限,很容易被一些一知半解的理念迷惑。年轻气盛时,很容易被一些口号煽动。即使已经成年,被煽动走上街头,就很可能留下案底,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香港回归祖国已经17年。97回归的时候,我父母都参加了很多庆祝活动,我那时年幼,也依稀记得那种普天喜庆的景象。深圳和香港一衣带水,我也经常跟着父母到香港去玩。香港真美,到处生动活泼又秩序井然,我的香港同龄同学们都穿着美丽大方的校服,给我们高大上的感觉。我很喜欢香港,我不喜欢香港变成乱糟糟的样子 继续阅读>>

[纪念]5分钱子弹费

4月29日是她遇害46周年,每到这个时候苏州就会热闹起来,当然也有人莫名其妙地很害怕。现在还有多少人还记得这些为自由民主献身的人?有的人永远不会被忘记。
她是林昭,1954年,林昭以江苏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1957年秋因右派劳教3年,1960年和1962年,林昭两度被捕入狱,在狱中,没有笔和纸,她是用血在白色的被单上写作(有二十万字之多)。1968年4月29日,林昭在上海龙华被枪决,年仅36岁。5月1日,公安人员到林昭母亲家,上门索取5分钱子弹费。她曾愤怒质问:蔡元培任校长时慨然向北洋军阀政府保释五四被捕学生,现在的校长却把学生送进去!父亲在她被捕后服药自杀,母亲则精神失常死于街头。
墓碑后面刻着她的诗:自由无价,生命有涯;宁为玉碎,以殉中华! 继续阅读>>

韩寒:让一部分人先选起来

转一篇韩寒被和谐的最新博文:

韩寒:让一部分人先选起来

  首先,这篇文章的原名叫《彼岸花》,也就是年前回应麦田的文章里说的正写了一半的那篇。很遗憾年前美好的讨论气氛被一场闹剧摧毁了。那次讨论其实使我获益匪浅。看了很多人的文章以后,我有一些对原来观点的修正,由于这会儿还在保养期,就先不修了。待春暖花开时,我想《再谈革命》,《再谈自由》,《再谈民主》。让我意外的是,我以为这些枯燥的话题不会有多少人关心,因为我问过一些年轻的朋友,他们都表示最爱看我写的??影评。我甚至看见过这样一段话:中国是个毛邓社会,华解不了,胡搞几年,赵样不行,江就一下,再胡搞几年,就习以为常了。这段话的信息量很大,同时也表明了你所有的关心,都是无用的,弄不好自己还要惹一身麻烦。

  但是当有一个口子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对国家前途的关心就是对自己的关心,大家或深或浅或多或少都会愿意谈论,甚至为社会的改变而行动。期间发生了台湾的选举。虽然台湾和大陆在生态上有诸多的不同,但是无论是蒋介石,还是毛泽东,都不曾想到,国民党居然是通过了这种方式反攻大陆,没有一兵一卒,不用一枪一弹。于是我开始回想自己的履历,终于让我想起了我经历的的一次选举——

  在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班里选班长。我们班级好像一共是42人,每个同学可以选多人。我因为人见人爱,学习成绩突出(我小学的确是学习委员,不用诧异,每个胖子都瘦过),得了满票的42票,而我的竞争对手则比我少了一票。遗憾的是,最终的结果我并不是班长,因为老师说,你这个同学,太不谦虚了,居然能全票通过。你怎么好意思投自己一票。

  于是,我落选了。虽然现在我是反对在学校进行班干部选举的,但那次在黑板上画“正”字,至今深印在记忆里。从那次以后,我至今没有见过选票。改革开放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大家都记得邓小平在1985年说的一句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句话最终成为一个非正式的口号。毫无疑问,这个口号已经实现了,而且似乎已经超额实现,有一部分人太他妈富了,虽然中产阶层也在增多,但在这一部分暴富者的映衬之下,老百姓好像更穷了。经济改革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我们先不去管经济改革的成败得失,但政治改革依然不见起色,你看,十八大还没召开,老百姓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说实话,我觉得现今中国一人一票选主席未必实际,社会各个阶层人数差别太大了,互相割裂,地区发展也不均衡。能做到一步到位朝发夕至的似乎也只有霸权和独裁,而非民主与改革。其实我能接受现在就知道2012年谁当主席,谁当总理,就像当年邓小平钦点接班人也没问题——邓立君,正常。但是我代表身边的很多年轻人朋友(这不是泛指,真的是我认识的朋友们,经过对民主和改革的讨论,他们授权我代表),郑重的希望改革开放的口号能够再加一句——让一部分先选起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