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友

很难想象我已经认识她十一年了。
从小学六年级到现在,没有见过她。
曾经是无话不谈的笔友。我想现在也是。只是没有了带着暖暖手温的信件。
08年底,她从学校寄给我一张新年贺卡。我欣喜,感激。
她还记得我这个老友。
一张薄薄的纸片好像让我找到了“这种写信的感觉”。十一年,不知道写了多少信。也许在老家的某个角落里,还能寻着当年稚嫩而天真的回忆。
昨天看到她的签名,于是问怎么了。
今天弹出她的留言:
人生啊,很无聊的同时又很无助。
又已经很久没联系,提起笔不知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