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疼

骨未断,腿已残!
早上起来上了会儿网后,发现已经站不起来了。髋关节疼得要命,顺手一摸,摸出一个大包子。
我撩起短裤,简直没有疼死反而差点要被吓死。髋部已经紫得发黑了,面积足有烧饼那么大。
这才想起来,周一骑车时摔的那一跤,没命丧车轮已经万幸。只是髋部重重地摔了一把,但半天就没事了,到周五这些天一直没感觉不良。为什么今天突然就废了?现在很羡慕岳不群的紫霞神功。

一天下来走路都很困难,肌肉仿佛已经失去伸缩能力,晚上没办法只好去同德医院拍了片。结果未伤筋骨,医生说回家休养下即好。
哦,天哪!哦,天哪,天哪!明天我还要上班哪!
不过也放心了,就怕不去治废了一条腿。不心疼那几十块钱。
不知道会疼到什么时候,国庆说不准会去哪里玩。要是腿残了,索性躲家里吧,利用这个假期也好“闭门造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