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事2008.5.17

知道么,昨天我们拍毕业照了。一直进行着憧憬未来的大学生活早已画上了句号。人们问我工作了么,我说没。似乎我永远都无奈跟在人家后面。几个人没去照,晚上却意外地发现有个人并不是有意不去。他说的几个字让我回到寝室后几乎失去自我。我不能原谅自己,作为班长,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还有人没通知到。我没有理由强怪身边的人,一直以来我忽视太多,包括家人。

大学里,每当独自从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的路途中,迎着风总是问,有我值得骄傲吗,有可以让自己值得笑的吗,有我一点点的小成就么?你看着别人一步步地踏着往前走,坚实平稳。我怕了。还没到目的地,天黑了。于是开始游离,吊儿郎当。

我不会后悔,因为后悔意味余生要忏悔中度过。

起来时,好几次了,我照着书中写的,每次列出三点自己认为的优点。不知道我现在这还算个优点么。从前的你,总是一早到晚地在汽车修理站里、摩托车修理店门口看师傅修理发动机,那是小学时的我赫,一见到有辆后轮驱动的柴油拖拉机时,就蹲着从各个角瞄上半天,以致朋友总说我要立志当一名科学研究专家、发明家。还记得有次非要嚷着叔叔让我亲手来摇动柴油机,结果放油不到位汽缸没发动,钢轮带动摇柄反转,强大的反作用力将我头磕在油箱上,大牙松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