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

晚上路过庆春路一家啃得鸡,
门口围着很大一坨大人,
走近去,一个很漂漂的女服务员伴着音乐
天真地带领一坨小P孩跳舞做游戏。

身旁一对情侣走过,男对女说:
都在培养潜力客户了。

好心情也没有用

每次去超市都不会注意广播里放什么歌,
也许这些“背景音乐”都太普通了罢
兴致全然在看商品标价和飘过的美女,
哪有闲情听歌。

今天在方便面架前思考晚上吃哪种面,
突然传来首莫名销魂的曲子,
靠,竟然是《红楼梦》里的插曲《葬花吟》!
哀伤凄恻,如泣如诉,声声悲音,
若有失意中人闻至此,想起自己的遭遇和操蛋的日子,
还不扔下购物篮嚎啕大哭?

我兴致全无,仓惶出逃。
怎奈得如此伤人?147

T32次列车上的艺术家

      前些天回北京,提前12天买票竟然也只有第12天的票才能买到,为什么呢?正值全国各地艺术院校招生,候车时才发现提着画板和颜料箱的学生取代了肩扛大包小包的农民工。好不容易挤上车,对号找座,车上已无立足之地了。然而放行李时心里一阵暗喜,旁边对面都是美女!这次这么幸运,不仅是双座排靠窗,还被众美女包围……140

      这是一群花样男女。就像以前在大学里遇见舞蹈系的一样,总有他们独特的标签。

      对面几位美女与其走廊相隔的四五位美女用方言聊得旁若无人,我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她们的目光和姿态。好在我也涉足浙江近半,极力专注地在听她们云云。等乘客几乎都坐定了,列车长过来巡查,扫视着行李架微笑地感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