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电影

今天看到《飓风营救》(TAKEN)高居迅雷看看榜首,并且有9.5的高分,再看了下网友的观后感,决定晚上就看这部电影。
的确是一部酣畅淋漓的影片,干净利落。关于特工的电影,我是都喜欢的。动作场面不大,但足够扣人心弦。也许是因为动作里参糅了爱的演绎,给片子增色不少。强悍的片子,伟大的父亲。

前几天看过一部同样是高分的影片《第九区》,获得不少尖酸媒体和网友的惊天赞誉。不单纯的一部讲外星人的科幻电影,而是人类与虫族之间的社会伦理片。正如《纽约时报》所认为:“影片的细节之丰富令人咋舌,必须要仔细欣赏,才会发现其中隐藏的奥妙。”

大呼过瘾! 继续阅读>>

庸常世界里的悲剧:评杨德昌电影《一一》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
其实很想自己写点关于这部影片的感受,真是不敢写,怕写不好,怕不能准确地表现而降低了影片的美好。
现在我们常说:我老了。呵呵,也许就出自该影片吧。
现在DVD版还躺在硬盘里收藏着,已经反复看过好几遍,虽然每一遍都要占用你三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值得。
不可救药。喜欢上了这个故事,喜欢上了这股台湾风情 继续阅读>>

活寡:别说再见

这样的影片在目前国产电影片中越来越少,《红河谷2活寡》属于少数民族题材电影,故事取材于傈僳族。前些时候我还同他人合作,写过一篇探讨中国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的学术论文,获了薄奖。而看完这部影片后,感触也复杂,没看的不妨找来看看。

其实,《红河谷2》中的《活寡》,又名《怒江魂》,在我看来,“活寡”有点哗众取宠,无论是从主题还是情节上来说,后者比较贴切。它讲述了在茶马古道发生的一段具有悲剧意味的传奇故事,全片围绕僳僳族人的“母亲石”祖母绿展开,马帮首领托龙对此垂涎三尺,欲夺走宝石卖给英商,而头人的女儿娜丝雨在汉族青年李启的帮助下最终保住了母亲石,但他们同时也失去了很多,很多人不再相见。

影片一开始就表现出不错的画面效果,贯穿全片皆是如此。大量采用摇臂或升降机广角拍摄的同时,在中、近景及特写上也充分体现镜头的景深效果,尤其是片中僳僳山寨的风景很是优美,如世外桃渊,是该片的亮点之一。在后期上,全片近一半时间中都有舒缓配乐,节奏与画面融合,气氛渲染得相当强烈,扣人心弦。整个片子有“大片”风范,只是情节上略有逊色。

让人意外的是,久违的香港明星温碧霞在影片中饰演一位敢爱敢恨的傈僳族女子,近40岁还风韵犹存的温碧霞扮演寡妇娜姗,娜姗的爱纯粹、执着、强烈。按照族规,已守丧三年的她必须由其丈夫的弟弟普腊玛续娶,可她却爱上了舅舅害托腊,害托腊虽然希望也能够娶到娜姗,但他顾虑重重,不敢付出全部爱。娜姗喝醉了,趴在桌台上,害托腊来看她,却是以“我在寨子里巡查,顺便过来看看你”为借口,他心里知道,娜姗一直在等他,可是他没有勇气去追求这份爱 继续阅读>>

当幸福来敲门

在这美好的节日里,我再次重温了这部催人泪下、感动肺腑的影片:《The Pursuit of Happyness》(当幸福来敲门)。
“inspired by a true story”,它源自一个真实的故事,影片开头这段话的提示,让我们的心情添上了几分凝重,可又有期待。The Pursuit of Happyness,我知道这是一个寻找幸福、追求快乐的过程,就像我们每个人每天所憧憬的一样。

电影的背景是1981年的旧金山,开头美国总统里根在电视里说:“前几天,我会见一个记者,他要我对当前的经济状况作一个全面的审计……你们不会喜欢,我也不喜欢。”那时美国经济非常不景气,需要支付800亿美元的国债。

他叫克里斯•加纳,我也没曾想到,竟会是威尔•史密斯扮演的,和凯奇一样是我喜欢的演员。

他是一位聪明的推销员,可却入不敷出。每天拎着个总被傻瓜认为是时空机一样的机器穿梭于城市里,奔波在各个医院的办公室劳费口舌,却几乎还是不能养家糊口,因为那东西太贵而不实用,一个月卖不了几台。克里斯28岁才第一次见到父亲,所以他此时也已身为一个5岁孩子的父亲时,他发誓要对自己的儿子负起责任。可是他并不顺利,生活很艰难,度日如年,即使儿子的母亲每天工作16小时也无法应对雪花般飞来的税单和罚单,还有每天喋喋不休讨债的房东。

当克里斯与妻子又为生活苦恼、吵架时,克里斯总是对妻子说,我们会走出困境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此时的妻子再也不能忍受:“我怀孕的时候你就这么说了。”……克里斯始终相信生活能得到解脱,幸福会来敲门,可那是会什么时候。

外面下着雨,在公用电话亭里,克里斯用仅剩的几个钱打电话给妻子,可妻子却说她要离开他,正准备离开这个家。那时候,他想起了托马斯•杰斐逊在独立宣言中,关于我们的生活自由以及追求幸福的那章节,“也许幸福这玩意儿你怎么追都追不到”。其实他也许从来都没有追到过它,当他回到家时发现妻儿已经人去楼空。 继续阅读>>

《高三》,高考

    “高三”带上了书名号,那是一段经历,炼狱般的经历。我们都不会忘记这段奋斗的历史,有人把它真实地记录成影像,让我们一起来回忆。

    福建省武平县第一中学2005届高三(7)班教室。班主任王锦春在讲课。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高三(这)一年一定要有吃苦的准备,我现在已经38岁了,在我38年的生涯里面最苦的就是高三一年,每一届高三动员的时候我都会跟学生讲你给我拿出半条命来,拿出半条命来,我不要你一条命……”引得全班人哄笑,可王锦春是认真的。每届高三动员的时候,他都会跟学生这样说。
     38岁的王锦春,已经做了13年的高三班主任,声音有些沙哑,普通话不太标准,说话时伴着丰富的手上动作,右腿连带右肩习惯性地抖动。
     这是高三新学期开始,还是暑假补习。

     武平一中是当地最好的学校,学校80%的同学来自农村。同学们每天早上6点起来早操、早自习,紧张地学习,不停地考试,每个人的桌子上摆满了厚厚的书本和试卷。王锦春总是在男生宿舍里一边骂一边催促着他们起床。
     他的学生林佳燕在日记独白说:“佳燕,你每天五点半起床,整天中午不睡觉,晚上加班加点到十二点多,只要你咬紧牙关闭上眼睛拼命往前跑,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记住闭上眼睛拼命往前,佳燕,我相信你是不平庸的。” 继续阅读>>

有感于“楚门的世界”

人生就像一出戏,没有彩排的戏。

在楚门的世界里,我对这句话更信以为真,每个人都在戏里演绎着不同的角色,对周围发生着影响和反应。但影片里的生活甚至有些荒诞不经了,他从还没呱呱坠地到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每时每刻甚至每秒都在公众的视野中,他不知道自己是个全球人皆知的大明星,他的所有一举一动,出生、吃饭、睡觉、恋爱、工作……都在通过电视台24小时不间断地向世界直播着,而他却依然生活地乐此不彼。他是个幸运而又可怜的人,幸运是他能被选中成为世界人们都追捧的对象,家喻户晓;可怜的是他被当作一个试验品一样,像是只关在笼子里的猴子,在一座虚假的公园里被人玩耍,他身边的朋友、妻子、同事、房屋、汽车、草木都是为他而演而建。直到30岁,他才认识到整个世界都是怪诞的,人们都在用尽一生在演戏,而只有他自己是傻傻地、没有任何隐私地、真实地活着。

影片中让我们惊讶,只是这样一个电视节目,却花了巨大的资金来塑造了如此宏大的世界工程——另一个“世界”,它是一个诺大的摄影棚,在这个“世界”里,主宰者可以通过电脑随意控制它的天气状况、闪电、风浪、日出日落,天空是假的,太阳月亮也是假的。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串谋,他们随身带无线耳机,随时听从调遣。数千部高级摄像机藏匿于各个角落,无论他走在哪儿,都有无数只眼睛盯着他……

在电视媒介中,姑且不去论它的行径正当与否、人们接受与否,能30年始终不移地制作这样一个电视节目、不停地播出,已是足让我们大为惊叹了。可惜在现实世界里他们没法、也不可能制造这样的一个“世界”,更不可能会有这样的电视节目,它只是个电影罢了,一部看了之后让我们仍然激情澎湃的电影。它只在给我们以娱乐,影片投资方赚够钱的同时,抛给我们一个思考的东西:媒介的伦理规范。

这场设计好的持续了三十年之久的旷古未有的真人秀节目在他意识到真相,想尽办法走出那扇“天际”的门时,一切都结束了,导演的煞费苦心也告一段落。不过节目终究是获得成功的,它营造了极高的收视率,创造的了巨额的收益,总体赢利甚至超过某些国家的国民收入!如此大的节目为什么能旷日持久地持续整整30年?如果楚门后来没发现自己是生活在别人的监视下节目还会一直播下去,甚至可能直到他死亡。大部分的观众都怀着一颗好奇、热衷的心关注着他在节目中的命运,或者说是他真实的命运结局,人们对他一天到晚的琐事感兴趣,对他的生活状态感兴趣,对他的工作感兴趣,对他的恋爱生活感兴趣,却不知道自己是在跟着“犯罪”。影片在道德伦理和媒体行为指导上引起重大非议,笔者认为至少侵犯了他人的隐私权。曾与楚门有接触的女友舒薇亚,在电话里与导演有一段口舌之争。舒薇亚说:“你有什么权利让一个人从婴儿开始就变成一种商品?你这样做不觉得有罪恶感吗?”而导演说:“我给楚门一个引领他去过普通生活的机会,这个世界所生活的地方,是病态的地方。而‘海天堂岛’演示的才是真正世界的样子。你所发出的不平之鸣是多余的,因为我们没发阻止他,楚门会喜欢自己的处境的。”一个近乎寓言式的故事,给了我们去寻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