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的季节

贵圈真乱。
宋祖德老师又神了,3年前就预言王菲李亚鹏离婚,我现在开始关心刘亦菲是不是变性人。
大学时关注过祖德,其貌不扬但确有才,又是博士又是诗人作家,既拍电影电视,还搞实业,出名于娱乐界,还算有建树。那时候看他自称祖德祖德的,挺有喜感。

一个戏子离婚,就像是国家大事一样,都说秋天是分手的季节,那个爱偏袒女学员的汪峰就别提了。
不过我觉得,王菲早也预言了自己啊。

有时候 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 都有时候

红豆最相思,天后以后还会再唱这首红豆吗?

继续阅读>>

黄万里与三峡大坝

修建水利设施的目的是为了取得良好的效益,这里的效益不仅仅应该包括经济效益,更应该包括生态效益、民生效益等等。而贪大求阔,经济利益压倒一下, 恰恰是水利建设的大忌。在建水坝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们是否经过真正意义上的生态评估,但我们能够知道的是,一些河上的水坝已经显得无序。《南方人物周刊》 2010年4月9日一篇报道的开头就是:“西南大旱不能简单诿过于气候……一条大渡河,可以建356座大坝,这会对生态、对沿江老百姓的生活造成什么影 响?”

大型水利工程在汶川地震、气候异常等方面,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相关争议一直不断,近来越发密集。认真反思是一件好事,展开争论也是好事,因为,它至少使人们看到了纠错的希望,看到了避免更大问题出现的可能性!很多时候,宽容就是在给自己机会啊!

我们已经知道的是,三峡大坝建成后,洞庭湖、鄱阳湖水面一直在下降——而今天这种情景,早在10年前就有人断言过! 继续阅读>>